第100章

看到三个活泼娇俏的女儿一转眼从嫩嫩的小婴孩儿变成了大姑娘,胤禛心中也是百味杂陈。快十五了,这旨意也就该下来了,之前领着她们去塞外相额驸,竟然一个也没相中。 他自己观察的几个部落的孩子也都不太合格,总觉得一个也配不上自己如珠如宝的女儿,甚是烦忧。也不知道皇阿玛是个什么态度,不会真的三个全送去和亲吧!怎么也要留下一个放在京城,自己身边的。看来自己还是要进宫向皇阿玛打听一下,万不能让皇阿玛马虎了事。 洱滢最先用手探额娘小腹中的生命气息,听到那微弱的声音散发着勃勃的生机,心中无限的感激。她们姐妹三个都了解阿玛当前的处境,更知道无子之痛,不论阿玛和额娘到底是个什么感情,但是只有额娘能在众多女人中为阿玛生育孩子,便证明额娘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她们就算真的被赐婚出嫁,也就放心了。更何况现在又有了个小生命陪伴额娘,她们是真心感激的。 姐妹三人私下里也谈论过赐婚之事,既然是准备好要和亲了,那么真的赐给谁,也已经无关紧要。蒙古贵族里的少年郎,不论是英武强健的还是聪颖跳脱的,她们都不怎么关心,就像额娘所说,日子需要经营,感情需要培养,再轰轰烈烈的感情也会随着岁月流长而渐渐消逝,细水长流才是正道。 她们不是额娘,天天守在小院里过着隐居的生活,对那些争宠争斗之事避而不谈,更是有着阿玛十几年的深情厚意。过着幸福温馨的小日子。 过于早慧的她们每年会进宫看到身份地位各异之人的形形色色的嘴脸,在和福晋学管家理事之时,便会涉及到各种阴私黑暗之面,她们在额娘特意找的教养嬷嬷的培训下,对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耳熟能详。更是对药理有了很深的研究。 她们对以后要嫁的人家和爱情这飘渺的东西没过分的期待也无对多的奢望,太太平平安安稳稳,额驸不求像阿玛一样专情。只不要太过无情便可。更何况赐婚后便是公主之尊,再混蛋的额驸也要顾忌一二,日子总不会难过的。 她们已经达到了练气四层。按额娘的说法。以她们的资质这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毕竟灵气稀薄,灵根稍杂。其实她们心里对长生并没有渴求,看着子孙比自己早亡,夫君先离自己而去,都是悲伤凄凉的。只求身体康健,遇难时有自保能力即可。 夏天并不知道女儿们心中的想法,对她们的宠溺之心太过强盛。总想给她们最好最佳的一切,哪怕是找夫婿,也定要找个一心一意和她们相伴到老的。所以她也在不停的搜集各大家族的少年朗资料。有的比较中意的,还会隐身去查看。总归忙活半天,没有合心意的。 文武全才的家中有了至少两个通房,有才有貌的经常去青楼妓馆寻求灵感,将门虎子的常年在外保家卫国,没有通房至情至性的长相又太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大毛病不出小毛病不断,让她也有些心灰意冷之感。要不怎么说,嫁女就是活剐父母心呀,真如同剜肉一般,却又不得不去做。 现在肚子里又有了新生命新希望,夏天真有些担心两边顾不过来,万一在女儿婚事上出现纰漏,那她定会悔恨终生的。 “额娘,你放心吧,弟弟肯定会平平安安降生的,我们还要帮你照顾他呢!”洱涵看到额娘神游天外,还以为她担心肚子里的宝宝。 胤禛其实心里也担忧,毕竟夏天也快三十了,属于高龄孕妇,这保胎便是重中之重,更何况上一次生产还出现了难产的状况,就怕这次出个万一,那他和孩子们肯定承受不了那可怕的后果。“你们不用担心,阿玛定然会把你们额娘和孩子保护周全,定能平平安安。” 夏天还真没当回事,凭她现在的身体素质,难产都是奢望,顺产才是王道。在她的概念中,二十五到三十这个岁数才是生育孩子的最佳年龄,孩子的生长发育可以达到最佳状态,尤其是对婴儿大脑的发育状态。 “你们别瞎担心,谁不了解我,你们还不知道额娘的身体,这次怀孕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放心吧,安心的学习功课。对了,洱涵,今天怎么打扮得这般靓丽,差点晃花额娘的眼儿。”夏天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洱涵的装扮,清新可人,把她那青春逼人的劲儿都衬得全全的,很是靓丽俏皮。 “嫡额娘今天让女儿独自管家,我可不得把自己打扮得利索整齐,谱也要摆得正正的。”洱涵傲娇的昂起头,小手也随着语调紧紧的握了握。 “哦,那你定要好好把握,莫失了分寸,不明白的赶紧请教福晋,万不可乱作主张。”夏天还真不会管家,之前看到女儿们搬的一摞摞的帐册,头都疼了,心里清楚,她就不是当主母的料儿,现在这样万事不管真的享受极了,也超适合她。 “嗯,跟福晋好生学习,万不可调以轻心。”胤禛也点了点头,对女儿们的优秀还是明白的,福晋不止一次的夸过她们的出类拔萃,对将来出嫁后管理家事那绝对不用担心的。 洱涵连忙点头称是,洱滢和洱淇也附和聆训,夏天和胤禛看着她们乖巧可人的模样,不禁相视而笑。 静舒园一片温馨和睦,可旁的院落却如惊天霹雳,不仅福晋有石破天惊之感,连新进的年氏都觉得流年不利,这宋格格才解开禁足不足一年,便怀上了身孕,运气不要太好哦! 福晋联想到朝堂局势,难道这是四爷的计策,让个毫无背景的格格生下孩子不仅不影响大局,还解决了子嗣的难题?真要生下的是男孩子,便是府中唯一的男丁,必定受到爷的重视,是不是格格生的已然不重要了。 福晋不禁摸摸自己的小腹,从弘晖走了之后,胤禛每月都会来与她共寝,却无一丝音讯,也不知她想的对不对,到底是胤禛不想让她生,还是她已经孕育不了呢! 接着后院便掀起一股看太医的风潮。其实太医每二个月便会按例到府中诊平安脉的,可是上次诊脉才过了不到十天,这四贝勒府便急召着去给各位主子再诊,真是让他们一头雾水。 没办法,便派了太医前去再诊,结果也没什么变化,各位主子都身体康泰,连丁点小问题都不曾有,反倒有些补过头了。看得出,这四贝勒府的后院真是求子心切呀! 此番举动传得也快,等胤禛第二天上朝,诸位兄弟便来打趣他的子嗣问题了,尤其是连召太医诊脉,更成了大家的笑料。不得不说胤禛的涵养和厚黑,跟着他们说说笑笑,经得起闹开得起玩笑,很是一番和谐景象。 晚上胤禛回到静舒园看夏天时,正看她柳眉紧蹙,愁眉不展,鼻头微皱,小嘴轻抿,低头沉思着什么。 “怎么了?这么没精神?”他边说,连探手摸摸夏天的额头,没有发热什么的,看来不是身体问题。 夏天抬起头,瞥了一眼胤禛,眼底有着深深的难过与哀凄。“没什么。”嘴角勉强扯起,很是苦涩。 “爷还以为,咱俩已经可以无话不说了,这是怎么了?”胤禛最看不得夏天一副受伤的模样,心中着恼。 “这个孩子万一是男孩,是不是得交给福晋抚养?格格是无权抚养皇家阿哥的吧?”夏天紧皱的眉不仅没松开,连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看得胤禛那叫一个心疼。 “的确如此,上了玉牒的才可抚养阿哥,不过我已经准备给你请封了,只要这胎生下来,你便是侧福晋,生子有功。谁也说不得什么,这孩子便你亲自抚养,旁人也无话可说的。”胤禛一听是这么回事,便想到是请安的时候这帮碎嘴子们给她添了堵了,多亏他早有想法可以宽慰一下她。 夏天一挑眉,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认真坚定的双眼,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她也是在今晨请安时才发现,这个格格做得实在窝囊。亲生的儿子是不可以独立抚养的,福晋不要便成全了年侧福晋,总归跟她没关系。 当时她被其它几个格格含枪带棍的挤兑的时候,心间被那些话语刺得生疼。本来想着当小妾这十多年总算是平安无事清清闲闲的,可是没想到涉及到孩子的问题,竟然是如此苛刻与残忍。 她心中坠坠不安,听了胤禛的话才舒坦些。侧福晋,也好,有了这个名头对女儿们出嫁也有利的,品阶也会高上许多。 胤禛看她的情绪终于好转,便也轻松了下来,本身怀孕时情绪就容易不稳,万不可因为这起子小事再引得她伤心伤肝的。看来这后院又要开始折腾了,自己少不得要出马稳定一番。(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99章

下一篇   第10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