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因为有了上次怀孕的经验,嬷嬷们经验更是丰富,不过绿柳桃红这些用习惯的老人儿都因到了岁数,被夏天给放出去了还送了丰厚的嫁妆,她们也得偿所愿,出嫁从夫过上了自己的幸福小日子。 胤禛给新安排的心腹丫鬟没有经历过怀孕之事,在院中做事的时日尚短,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再学,所以有些青黄不接,不过夏天不是多事之人,平时就窝在屋里睡觉休息,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和难为人的举动,连孕期的孕吐之类的症状都没有,很是省心。令担心她的人也松了口气。 由于夏天的修为已达筑基大圆满,为了让孩子健康的成长发育,她再进灵真墟时便停止了修炼,只做简单的调息稳定修为。 她的竹屋也经过十多年的添购更加具有女性风味,充斥着温馨浪漫之感。 三间房的墙上都挂着精致绣品,名山绿水的,精美风景的,卡通人物动物的,妙美仕女的,尤其是她们一家五口的全家福,就摆在卧室的床头,一进门便能看到。每次夏天看到那温馨的一家人,都会展颜一笑,端得是风姿万千,忽如一夜春风来了。 卧室那简单的竹床也铺上了深紫色绵缎被褥,粉红色纱帐,还配有玻璃珠串成的风铃,端得是曼妙无限。 书房里还摆上了绿瑶名琴,黑白玉棋盘,书桌上尽是名贵文房四宝,书架上还多了古朴书册和书简,一眼望去便知主人的文雅之气,夏天也从懵懂无知变得古艺全能了。 她还是会去草原陪灵马们玩耍。去灵海找寻空寂的违和感,去灵山上探探险,与各种灵物沟通沟通感情,在灵泉畅饮,在灵溪嬉戏。她总是在自己的天地里彻底的放开怀抱。 夏天在胤禛的大力支持下,享受到了在静舒院安心养胎的悠闲生活。后院在胤禛的警告之下,暂时回归宁静。如果不算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引产类花草。流产类熏香,下胎类药汤,浸过堕胎类药水的衣物。似乎一切都很和谐。 也是由于夏天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一向简单。像熏香之类麻烦的东西全都没用过,更别提吃食了,早就可以辟谷的她,只吃些灵果和灵蔬来为孩子补充营养。衣物也穿的是法衣,屋内更不会摆放花草,所以导致这帮子小人的小手段都没有起到作用,各自在小院里咬碎了银牙! 倒让女儿们真真的长了见识,以前只是从嬷嬷们那里听说。现在却是亲眼所见,更加深刻的了解到宅斗的无情与残酷。 为了后院的和平稳定发展,胤禛只是把那些卧底办事的下人给彻底清理了一番。没有动后面的主谋之人,也算是对她们苦守望后宅的变相弥补吧。 但是严厉的警告。也让这后院的女人们警醒了一些,不论宋格格怀的是男是女,那也是四贝勒这么多年唯一的一胎了,万一是个儿子那将是重中之中,份量不会比嫡子差,连福晋都不着急,她们这上杆子找抽的行为真真是要不得的。 所以彼此都盼着别再刺激惹恼了四贝勒,要不下场就很凄惨了。便都纷纷收了心气儿,在院中老实了起来,再也不敢沾宋格格院中的事儿了,更何况手上几年来收拢的人手被胤禛处理个干净,想出手也没那么大的能量了! 年氏本是对这宋格格很是轻视,以前不过是个禁足的,而且姿容也显老态,与她根本没有可比性。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先自己一步怀了胎,这可就是一个重重的打击了!不过年氏在后院时间太短,身边又全是胤禛安排的心腹之人,连收买去做坏事的人都没有,更让她愁苦非常。 夏天没把这些小技量放在心里,不论是对她们的同情也好,还是因为没有对自己造成根本性损伤也好,她都留了情面,并且也请胤禛网开一面,没必要为了此类事情把后院都清理干净,那她倒真成个移动活靶子了。难道她还能做到后院独大不成,恐怕连上面都下旨意处置了她吧! 胤禛在夏天怀孕的喜讯中还未清醒过来,皇上那边便通知要去通州视察河堤,他顿时从头顶浇了一盆冷水,彻底冷静了下来。这些年每次出巡,他都是随驾的必备人员,看来在家里又呆不了几天了。 胤禛晚间过来的时候,夏天正端着本诗集给腹中的孩子读书,月光石散发出来的轻柔光芒,将她的脸儿衬得如梦如幻,樱红的小嘴一张一合,柔和的声音充盈着整个屋子,温馨之意便缓缓的缠绕在了胤禛的心头。 “太晚了,别再读书了,仔细伤了眼睛。”胤禛走到床榻边上把夏天手中的诗集抽走,扔在了梳妆台上。 “唉,你这人,”夏天瞪了他一眼,便也随他去了。再仔细瞅他的神色,觉得应该是有事儿要说。“怎么,有什么事?” “嗯,皇阿玛准备正月便要去通州巡察河道,我也是随行人员之一,看来又得去上几个月了。”胤禛把夏天那软软大大的自制抱枕从床脚拿出来,给夏天垫在了身后,自己也取了一个,垫在背后靠着床架舒服的躺了下去。 “那你就放心安心的去,正好对河道这方面做个调查,之前我给你的小册子你都认真研究过没?”夏天听罢也没觉得有什么,男人在外面出差办公那实属正常,以前她不也是东跑西跑的做事嘛! “我就是担心你呀,这怀孕的事刚出去,这院子便乱上一阵子,我怕一出去几个月,你这里再闹出个什么。”胤禛说到这里便有些烦闷,这几年后院没有利益纠葛便少了争斗,他也渐渐的放松了对后院的掌控与警惕,没想到这夏天怀孕的事出来,竟然引出众多的牛鬼蛇神,真是始料未及的。眼神也有些飘忽,一副“担忧至极”的模样。 “你在想什么呢,之前那些手段也可算是层出不穷了,可哪样儿伤到我了!你怎么对我如此没信心,我既然说过要好好融入这里过活,便不会掉以轻心再冲动了事了。”夏天使劲的掐了他一把,很是不服气。 “再说了,你给我安排的嬷嬷们难道是白拿月例不做事的,她们经验那么丰富,什么查不出来呀!就算真的吃进了我的肚子,我也会将其毒性逼出来,伤不了一丁半点的,你便把心放进肚子里吧!”夏天对这点是很得意的,她的体质哪里是凡人手段便能对付的。 胤禛认真的想了想,也真是那么回事,他俩现在的身体一般的手段根本不足以伤害其根本,都属于小打小闹罢了。他还真是有点杞人忧天,担心得过了头,唉,谁叫夏天现在情况特殊,肚子里还有一个呢,这可是他俩的希望呀!关心则乱喽! “嗯,那你千万要注意,这应该是咱们最后的孩子了。唉。”胤禛说完也叹了口气,一想到“最后”两个字,便心中有些发堵。 “又乱想,这不都有了吗?那之前咱俩没这希望的时候,也不就这么过了!既然有了便努力的珍惜,不是很好嘛!”夏天看他眉头又皱了起来,便伸手去轻轻的抚平,心里也蛮心疼的。 “我这阵子也烦的很,大阿哥早早的被圈禁了,太子也没了敌对之人,我本以为他便忠君之事,痛改前非,结果没想到现在变本加厉,行事越发霸道蛮横,待人处事很没道理,真的太让我失望了。而且八弟现在的党羽众多,多是清流名士,年轻才子,自身表现优异,很得官员之心呀!现在朝堂各自为政,越发的乱了。”胤禛想到此,更是难过,这些年皇阿玛虽有苍老之像,却仍精气儿十足,强壮康健,根本轮不到这帮人来夺太子位,可是他们看不清,早晚酿成惨祸呀! “那你怎么想,继续保太子?”夏天眉头微皱,低头思索,太子快完蛋了,就这两年的事,胤禛如果一意保太子也不晓得结局会如何了。 “不会了,我只忠君,一直力挺太子也不过是冲着太子这个称谓去的,谁当太子我都会保谁,这是维护皇权,而不是为了支持个人,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跟着瞎掺和,现在户部已经成了我的地盘,在自己的地方做好自己的事情便足够了。”胤禛把夏天搂过来,让她能舒服的靠在他身上,又轻轻的抚着她的小腹,心中充满了希望。 “我只求你平安,朝堂之事我不懂也不会去懂,你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做什么便好了。”夏天才想起,他俩的话题怎么蹿得这么远了呢!唉,这聊天也真是话赶话了,想起啥说啥了。“你还没回答我呢,我给你的那些小册子,你到底研究过没?”夏天又拧了一把胤禛,让他把注意力转移回来。 胤禛吃痛,嘴角抽了抽,“唉,你轻点,再皮糙肉厚也经不起你这力道呀。”接着又转过头,两眼闪着电光,差点没把夏天的两个大杏眼闪瞎喽!“我怎么没研究,太有价值了!我把那些册子给召幕的谋士看了之后,他们都竖起大拇指,让我脸上生光呀!”(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100章

下一篇   第10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