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孩子们在长大,岁月也在流逝,夏天在孩子们一周岁后便突破至金丹期,多出了八百年的寿元,生命力更加强盛,终于留住了青春的尾巴,永久的保持住了成熟娇媚的容貌身姿。 胤禛虽然修炼上仍缓步前行,但在朝堂上的地位越来越稳固,行事也越发的低调起来。领的差事都是费力不讨好还容易得罪人的,却件件处置得铁面无私,办理得景景有条,令曾经对他处理事务心存抱怨之臣都纷纷偃旗息鼓,心悦臣服起来。 太子在康熙五十一年的时候就被彻底废除了,甚至太子一党都被削除个干净利落。八贝勒胤禩在康熙五十四年被皇上给处置了,停爵俸,还安排去小汤山建行宫,算是贬斥了。在康熙大帝的雷霆手段下,朝堂又恢复了十几年前的平静,似乎一切都过去了,可是内里如何,便不为人知了。 胤禛也在太子倒台之后,才终于查清了弘晖死亡的真相,竟然是索额图背着太子行了此事,气得他差点没把索额图从棺材里拖出来再行鞭尸之事。 没想到,竟然是庄子惹的祸!索额图在与明珠较量之时,无意中发现了夏天办起的连锁农庄,这种善事和胤禛没关系是不可能的。便以为胤禛在背后积累势力,明面上维护太子,其实是暗中图谋帝位,便运用了八年之前下的暗棋,毁了胤禛唯一的嫡子。没了儿子的阿哥便是如何也折腾不起来的,顺便给他一个警告,好老实的为太子效力。如果能推给乌雅氏更好,正好让他家宅不宁。与亲娘不睦。 胤禛将此事告知夏天后,她久久不能回声,这就是她胆大冲动行事所造成的苦果吧!她觉得对不起那个俊朗的少年,愧疚不已。 胤禛虽然不怪夏天,毕竟这庄子的事情他全程都参与了。也是他纵容下的结果,弘晖更是权势倾轧之下的牺牲品,根儿都在这利益之上。但是心中仍有些小疙瘩。也许有因就有果吧,弘晖的命就该如此。 两人都心中有事,行事便不往日那般亲密。有了疏离的味道。 而就在康熙五十四年。雍亲王府又迎来了三件喜事,三个格格分别被赐封赐婚了!却将两人的心再度弥合在了一起。 胤禛和夏天这些年将心思都分给了孩子们,仔细教导着弘历和弘昼,又担忧着三个宝贝女儿的婚事。每次胤禛去询问此事,便被皇上敷衍过去,得到的回答总是在府中等消息。这一等便是四年,三个女儿都十八周岁了,如果再没有旨意。他都决定自主婚嫁了,不带这么坑人的! 爱新觉罗?洱滢破格封为“和硕水滢公主”,赐婚至东土默特左翼旗。多罗达尔汉贝勒兆图之第三子,额尔德穆图。授多罗额附。于五十五年二月初六出嫁。 爱新觉罗?洱涵破格封为“和硕水涵公主”,赐婚至漠西杜尔伯特部,绰罗斯氏族长之子,额鲁特,授绰罗斯额附。于五十五年四月初八出嫁。 爱新觉罗?洱淇破格封为“和硕水淇公主”,赐婚至喀喇沁部,卓索图盟盟长善巴拉什之子,僧衮札布,以固山贝子爵袭职,授卓索图额附。于五十五年六月初六出嫁。 胤禛和夏天要说几年前还拼了老命的挑选一番,现在为了孩子们尽早得到幸福生活,而变成了努力成全。两个人把那三个额附的家底差点都没掀翻,没发现有什么大毛病,年纪也与三个女儿相当,相貌堂堂,身姿英挺,性情端方,也便将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 旨意一下,府内便忙活开了,福晋马不停蹄的为三个女儿置办嫁妆和挑选仆从。虽然内务府会出公文份额的嫁妆,可是毕竟是府中的女儿,怎么可以掉以轻心,多准备一份也好让她们在外出生活得更好些,总归有备无患的。 洱滢她们也没什么羞涩之感,似乎一切水到渠成,该来的来了,她们既定的路也在延续着,便平静的守在自己房间里绣起嫁妆来。 其实内务府都会有按例定制的嫁衣和喜服,可是她们仍仔细的绣些里衣和丝帕,算是为自己的婚事尽一些心力吧。也在心里暗暗的下定决心,婚姻与爱情都是需要经营的,既然额附的人选已定,那么她们便使出浑身解术将他们牢牢的抓在手中,争取像额娘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 夏天每天都会去她们房中,细细的端详美丽如花般的女儿们,心中酸涩难当,一想到她们要出嫁,便有千分万分的不舍。尤其看到她们淡然处事的模样,更不知道把她们教育得如此知事到底是对是错了。 三个姐姐出嫁,两个小家伙也是万分不舍的,这几年都是姐姐们陪着他们玩耍,感情深厚。一放学便要粘在她们身边,就怕姐姐们出嫁后忘了他们似的。 五十五年,雍亲王府,从二月大雪纷飞,如仙似幻的时节一直到六月百花齐放,艳丽如双的佳时,大红灯笼便没撤下过,满府的喜字红绸,将府中的喜气和喜悦衬得更加火热。 每当一个女儿盛装离府之时,夏天便会泣不成声,如割肉剜心般的疼痛难忍,看到胤禛将女儿的未来交到另一个男人之手时,她似乎也感受到了胤禛心中的难舍与心痛。这三个被他们捧上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就这样开始了新的生活,新的人生。 夏天给女儿们一人一枚装满了灵果灵药和灵泉的具有精美外观和超大储物空间的血玉镯子,她只是想尽全力的让她们平安健康的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 胤禛和夏天,每当想女儿了,便会花上一天的时间,御剑飞过去看望她们,以解思念之苦,也让初到新地的女儿们缓解了思乡之愁,越发快活起来。他俩看到女儿们的新婚生活甜蜜温馨,也便真正的放下了心。 胤禛在西北办的工厂,早就可以大批量的生产物品了,像轮胎,镜子,钟表,音乐盒等等小物件,很多都供应到京城的店铺中销售了。最开始的时候,是从庄子的店铺开始销售,先赚了一笔之后,便从事批发行当,每个城市都有专门的销售人员管理,才三年的时间,这些西洋东西便不再成为新奇物件,而是中等人家都能配上的常见物品了。 胤禛和夏天就是做的这个打算,想让西方的物件变得不再稀奇,让老百姓更多的了解和运用这些东西,引发广大人民群众对西学的认可和学习兴趣。虽然这是个长久的过程,但是时间总是走得很快,人们的接受能力总在加强。让全国人民都学西学的想法,早晚会落到实处,不再是镜中花水中月。 最值得欣慰的便是兵工厂,那些留学生和清朝当地的科学家们,不负重望,将从英吉利购回的枪支大炮研究个彻底,而且自制成功。现在兵工厂里便存有二百支新式火枪,和六门大炮了。当然胤禛对此是不满足的,兵工厂的各位还需继续努力,研发出新技术,再多造些兵器,以备不时之需。 夏天的庄子事业发展得如火如涂,粮种也培育得越来越优良,收成更加丰厚,百姓们日子过得越发富足。店铺的生意也兴隆昌盛,每个城市都有了距点,吸拢着众多官僚的财富。特别是各个庄子里的孩子们都纷纷长大,一批批的优秀人才充盈到大清的各个角落,发着自身的光与热,也热忱的帮助着更多穷苦之人。 夏天在一片祥和中,似乎觉得人生就当如此,有事业有家庭有儿女,而她始终没有为琐事操过心,身边一直有个值得他依靠的好男人。可是心中仍有遗憾,她始终是个妾侍,与大红色的喜服无缘,与胤禛连个正经的婚礼都没举办过,女人心中梦幻般的婚礼,她终究是得不到了吧。所以看到女儿们能正儿八经的当家作主,作嫡妻穿礼服有婚礼,心里有着欣慰也有着艳羡。 六年后,康熙六十一年的正月,皇上举办了千叟宴,全国各地的受邀老叟纷纷入京,京城中一下子热闹起来。 胤禛这几年仍旧老实低调的做着本分之事,闲时便将全部精力放在教导儿子身上。弘历和弘昼已经长成翩翩少年朗,相貌堂堂,文治武功皆属一流,英俊挺拔的身姿,熠熠生辉的眼眸,与生俱来的灵气逼人,浑然贵气,均让人眼前一亮,无不交口称赞。 弘历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如胤禛相似,凤眼弯弯,终日笑语不断,一副开朗俊逸佳公子的模样,成功的掩盖了骨子里的腹黑和满脑子的弯弯绕绕。 弘昼却是个直肠子,偏好武术兵法,虽然学业也出类拔粹却更好西学,是个矛盾的结合体,他能清晨起来练二个时辰的武,然后摆弄一天机械零件,夜晚再修炼一整晚,不知疲惫。(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105章

下一篇   第10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