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哈哈,傻了不成,爷说的话都是要算数的,且放下你的小心思吧,哈哈哈哈。”胤禛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自然,是由心而发的声音吧,他以后的人生已经转变了,与不能修炼的凡人生下的孩子,他心中也不再有什么期待,于其浪费那些时间在女人身上,还不如静下心修炼长生。既然有了一个可以相伴相知的娇俏女子在身边,再贪心就实在过了。而且他见识过的美丽女人太多了,有气质好的,有容貌绝的,有声音妙的,有身材美的,各种型在皇宫中都能见识到,但是她们的丑陋内心也经常警醒着自己,女人是不可信的,越美的女人就越毒。夏天是出现在他身边特殊的女子,全心的相信着他,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有的踏实,哪怕她有些小心思也会自然的表现在脸上,如此容易读懂的女子让他的心很安定,他还是习惯掌握自己能控制住的。 “嗯,我相信爷,爷一言九鼎!呵呵,那爷就把这灵泉水给福晋喝吧,既然有强身健身之效,那对孕育也应该有很大的帮助吧。直接服用肯定不行,我给你拎一桶被稀释了的,这样子安全可靠的多了。每天让福晋喝上一小杯,估计几个月内肯定会有成效的。”夏天吩咐在外面站岗的绿柳拎一大桶水进来,等她出去关好门,就取出玉瓶一滴灵泉滴入桶内。 “对了,爷,你如果天天都在那里过夜,肯定会对身体有所影响的,我知道受孕的最佳时间,这样爷就不用那般劳累了。”夏天的小私心又发动了起来,哼,想天天耕耘,想都别想! “哦,你还有这种门道?那你说说吧,爷也有此想法。”胤禛看她一脸贼相,就晓得她又要动心思,不过对自己有好处,让她耍点小心思也能取悦他,如此就依着她吧。 “爷知道女人每月都有天葵吧,天葵过去的头四天内是不会有孕的,第十二至十四天是最易受孕的日子。所以这三天一定要把握好。”夏天肯定的说着,这是她最大的忍耐了呀,丫的,一个月让他享受三天齐人之福,算是厚道了吧! “嗯,爷知道了,爷要走了,你好好修炼,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二更左右警醒着点,我安排人带你过去书房安置。”胤禛转身走人,顺便拎走了那一大桶的水。 “都听爷的,呵呵,爷慢走哦!”夏天笑呵呵的恭送胤禛,牡丹花般的容颜,愣让她笑成了憨厚可亲,真让人无可奈何了。 夏天虽然听到胤禛要嫡子之事心中难过,但一想到以后的日子便不会如此,总归是有希望与盼头的,也就不会纠结了,不管如何,嫡子之事她无法插手,只得认命,走一步看一步了。禁足已经开始,除了修炼之外,她只需找些事情做,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幸福美满就可以。她现在只拾起了刺绣这一门活计,还有琴棋书画可以学习,虽然这些没啥大用,但是无聊时打发一下时间还是可以的,顺便满足一下自己前两世想学些才艺的心愿吧。这些技艺都可以培养自己的气质,陶冶情操。她虽然有些英气但是温婉不足,自己还是知道的,从前努力工作努力修炼,一心靠着自己拼搏,温柔贤淑给谁看呀!但是她现在很希望能像那些如水般的女子一样,让人一看生怜,再见生情。 夏天还想充实自己的学识,琴棋书画只不过是闲散之时学习一下,但是真正的知识还是要拿得起来的,尤其是她在有了改进大清现状的想法之后。如果自己在胤禛的心中只是娇弱小女子,目不识丁,言语无物,那么以后她就得不到他发自内心的承认与信任,何谈之后的改变呢!没有胤禛这个劳动力,她哪里有能力去做这些事呀!所以,一定要让胤禛知道自己的价值,自己是聪慧有头脑能拿得出大主意的知识女性。而且要与他相伴一生,没有共同语言,估计这感情也维持不了多久的。 等到二更之时,夏天随着侍卫在书房安置好,也不想歇息,便从灵真墟里取出一颗月光石来照明,取了本《史记》认真的看了起来。她想着要让胤禛帮他找一些医学著作,她的生命如此之长,多学一些东西是好的,以后闯荡江湖的时候,也可以帮助一下有需要的人。她不光想在大局上帮助劳苦大众,还想行医救人,甚至想着筑基之后把隐身术和剑术好好研习一下,劫富济贫。想到以后,她充满了期待,增强自身的实力如此重要,那就好好努力吧!拿出高考的精神来! 快天亮时,她才有了些困意,胤禛这一晚没有回书房,估计和福晋温存呢吧,唉,她心中是醋海滔天,酸涩得紧。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这个位置不就是现代著名的“小三”!抢了人家的老公,还想把正牌老婆完全踢出局,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可耻了!虽然没想要人家的位置,但是想要人家老公,也是相当不道德的!她无语了,怎么混到如此地步了,这回了古代却做了自己曾最唾弃的“小三”,可悲可叹呀!虽然对古代男人这种三妻四妾享齐人之福的行径更加讨厌,却无可奈何,人家国情如此,都习以为常了,如果她来个一夫一妻制才叫会叫人炮轰呢!她既然选择了胤禛,那就忍受吧,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她自己。 胤禛昨天就已经把假都请好了,一早从福晋那里起来就直奔书房,并吩咐小德子,把热水都准备充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需要,稍稍做下心理建设,便在夏天的看顾下服下了朱果。这么一枚小小的红宝石般的果子把他可折腾苦了,夏天当初不是服用的朱果,所以根本不晓得其药用过程,只是在《灵果录》中了解朱果的效用和适用人群,结果虽然不担心,但是却没想到过程如此惨烈。

上一篇   第十七章

下一篇   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