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夏天成功引气之后,进入了修真阶段,对凡人的好恶有了异常的敏感,对这个丫鬟的关心还是很满意的,刚到一处地方,有人对你表示关心,还是会让人很有安全感的。 夏天慢慢的重新坐回床里,保持着一副病弱的样子,轻点了下头,说:“绿柳,我这是病了多久了?怎么浑身不爽利,一点劲头都没有呀?” “主子,您都昏过去六天了,福晋还特意为您请了太医,太医说您需要静养,这不,奴婢们除了端药喂药也不敢进来打扰,怕加重您的病情。只在外室值夜,随时听主子传唤。谢天谢地,主子终于醒了,奴婢们终于放心了。”绿柳边说着边到桌边拿起药碗,准备喂药了。 夏天一看这苦汤汁就头疼,可也不能说不喝,要不病怎么好呀,真够晕的。她让绿柳出去给她准备粥品,药她自己喝,这小丫头还真是个硬脾气的,坚决不走,说不放心,必须当着面把药喝了。她不得不拿出主子派头,命令她赶紧准备粥,饿得慌了脾气肯定不好,绿柳也就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夏天赶紧把药倒进了灵真墟,深吸了一口气,怎么越活越回去了,连个丫头都怕,看来新环境还没适应呀! 绿柳端着热气腾腾的莲子粥回来的时候,看到空药碗,感觉非常满意,“格格快把粥吃了吧,这么多天只能吃进去药,粥品怕卡在你喉咙里,也没敢喂,肯定饿坏了。”收拾起空碗,拿着白瓷汤匙就过来喂粥,从来没受过如此热情服务的夏天相当的不习惯,接过汤匙,严肃要求自己喝,还把绿柳震了一震,只得依她,只要主子身体好了,怎么吃不是吃呢。 绿柳在旁边小心的服侍夏天喝粥,还说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福晋看过一次,李格格来过三次,四阿哥没露过头,因为白天课业较忙,还要学着办差,晚上要与福晋联络感情,所以宋格格的小病自己养着,他也没操心。 有没有人来看夏天,她倒是不在意,毕竟往后的宋格格已经换了灵魂,哪还在意这些小事,也就是丫头担心自己失宠特别关注一些罢了。喝完了粥,她满足的休息了。 在修真界对食物的要求非常低,尤其是达不到筑基不能辟谷的炼气期小弟子,基本上一顿灵米饭就能饱了,如果修炼时间长些,只靠服用辟谷丹,所以夏天已经很久没食人间烟火了,味道棒极了,真不愧是皇家厨房出品。看来以后的伙食问题不用担心了。 宋格格只有两个丫鬟,一个一等,一个二等,一等丫鬟绿柳统管屋内的大小事宜,二等丫鬟桃红就是收拾器皿,打扫房屋以及一些杂事的。还有一些阿哥所里公用的粗使婆子和丫头们,那些虽然她能支配,但是不在她的小院里居住。 绿柳把饭碗收拾走之后,夏天又躺下了,在对清朝有了清醒的认识之后,对自己的米虫饭碗得已保证的情况下,她不得不考虑一个关于自身的重大问题,等她的病好了,四四如果来和谐,她该怎么办? 难道还为了她心理的纯情来个抵死不从?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不说这身体已经从了,就是四四也不同意呀,人家居高已久,难道还纵容你一小格格猖狂不成,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体验,老天既然让她来了,她顺应民意享受一下情情爱爱,应该也不会天打雷劈吧,于是她悟了。 等到她筑基以后,生孩子就困难了,尤其和凡人更是难上加难,做了三辈子的女人了,一个孩子也没生养过,还真是挺遗憾的,为了生个小孩,为了体验一下人生,从了也不太难。过了心理这道坎,她觉得穿到这里真的很不错,不用操心找对象,直接来个优良品种送精子,还真是穿越的福利呢! 于是夏天开始了养病后期的悠闲时光,白天就在床上消磨时光、东想西想,规划人生,因为绿柳在旁边监督,桃红也在收拾屋子。她只能晚上拉床帘后进灵真墟进行修炼,第二天再钻出来养病,周而复始。这期间福晋和李格格来过一次,嘘寒问暖一番,让丫鬟尽忠职守,好好照顾她之类的,然后轻轻的走出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灵真墟里的日子是相当幸福的,夏天一般都呆在书房里,翻看前辈留下的珍贵玉简,有很多是修真门派的珍藏功法,当然现在她不需要了,但是炼丹和炼器相关玉简对她非常有用,尤其是《灵药录》《炼材合集》等基础知识成为现阶段她学习的主要内容。 每读取一个玉简,她就需要几天的时间消化其中的知识,然后在空间里遍寻灵药和其它灵物,进行辨识,了解其功能再加深印象,日子过得充实有劲头,出了灵真墟在床上养病期间也可以加深记忆和领悟,成绩也很显著,现在空间里的灵物基本都认识了。饿了就吃灵果灵蔬,味道好极了! 不得不佩服前辈的搜刮能力,在他的几千年修行中,把这个空间填充的实在太丰富了,每样珍稀灵物都有,让她那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呀,怎么说现在受益的也是她呀,口水都不用流了。 每当想到这灵真墟,她都会笑眯了眼,不分情景场合,导致绿柳和桃红还以为她病傻了,严重到会时不时发痴,担心的不得了。不过这也有好的一面,福晋和李格格更加放心了,如此一个没有竞争力的傻妞,现阶段只要她老实呆着,也就不必费力气算计了。 当太医宣布她正式告别床榻后,她又得开始早上请安的职业生涯了。福晋是个漂亮的小人儿,穿着大红旗装,打扮的端庄高贵,十四岁芳龄,就在皇家的成全下成了小妇人。 看着这个小孩子,我真起不了任何尊敬之心,但是敛眉低头还是做得到的,心底里更不敢轻视。这古代的小娃从斗争中长大的,哪个不是心理强悍呀,阴谋阳谋一搞一堆的,就凭我这现代的职场精英,十年的平静修真见识加上最后死亡的弱肉强食还真不一定斗不斗得过,所以必须低调,低调才是王道呀! 福晋坐在首座也没有难为夏天,很大方得体的说了些体面话,就算病好了也不要懈怠,伺候爷更得精心,不要再生病了之类的。李格格在福晋面前倒是挺规矩,低眉顺目的,哪有平时在宋格格面前的嚣张样了,看来等级严格是正确的,要不一个小格格都敢在福晋面前嚣张,真没体统了。 第一天的请安非常顺利,出了福晋的院门就不太顺利了,李格格摆了个相当妩媚的姿势,小腰一扭一扭的拦住夏天,手里还摇着一柄双面绣团扇,夏天的注意力也跟着那柄团扇摇呀摇的,这可是现实版的双面绣呀,绝对算是国家级文化遗产了吧! 可人家李格格哪里是甘愿寂寞的呢,“宋格格,不会病得连你自己绣的都不认识了吧,这可是你亲手送给我的见面礼呢!” 夏天一愣,宋格格本尊竟然有如此手艺,那是不是她回忆回忆就能捡起来呢,真是捡到宝了呀!开心,马上脸也跟着显露出痴傻笑容,把李格格雷了个够呛,顿觉得与这傻子说话有损自己的光辉形象,本来想炫耀一下最近得宠的想法也熄灭了,“哼”了一声,扭着小腰飘走了,还跟着两个同样扭着小腰的丫鬟。 夏天心里也在乐,“丫的,不想理你,你还非跟我凑热闹,当我真不能揍你还是怎么的!”不过还真是不敢,毕竟要保持低调是需要技术的,例如装傻。病后顺理成章的采用了装傻策略,伤了脑袋谁还能说什么,降低在后院的存在感,为了平静生活,真是不能太嚣张的。 回到小院刚想睡个午觉,绿柳就进来宣告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消息,晚上四四要来就寝。这病刚好就来和谐,是不是有点太急迫了呀。 绿柳同志向她汇报了一下,四四在我生病期间的就寝情况,头十天一直在福晋那,中间三天在书房工作,后五天在福晋和李格格房里轮流,夏天真挺担心的,十五岁的小少年,怎么就这么利害,天天和谐竟然不觉得辛苦!怪不得古代男人都早早地牺牲了,过劳死!(想的太偏激了,就不兴人家盖被纯聊天嘛!) 胤禛这些天一直很忙,康熙允许他参与政事了。他四更就要去上朝学习政事,下朝后再去上书房学习,上完课再与各位阿哥周旋一番,回了阿哥所还得去刚结了婚的福晋那里尽义务,真是又劳心又劳力呀! 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少年,再成熟也是心有于而力不足,所以和福晋也没和谐,宋格格的事也是简略的听福晋那么一提,据说是走路没看清,摔个大跟头,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他表示那就静养吧,这阵子正好不想到处乱转。

上一篇   第二章

下一篇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