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 带着空间成为宋格格

第四十八章

此时的胤禛,正在福晋那里紧张的手足无措中,弘晖晚膳后忽然发起了高热,太医第一时间赶到确诊为天花,把主院给隔离了。如此噩耗对福晋和胤禛来讲犹如晴天霹雳!天花在清朝可是绝症呀,挺不过去就是死路一条,弘晖正是可爱的时候,早已学会认人和叫人,萌的所有人就差把心掏出来给他了,哪曾想竟然会得了天花!晴天霹雳也不为过了。胤禛对这个儿子也是掏心掏肺的,嫡长子本是贵重之极了,孩子还那么聪明伶俐,讨人喜欢,怎么会不珍爱呢!这也是他每天晚上都会到福晋这来的原因,可以好好的看看孩子,虽然面上不太显,但是心中甚是喜乐的。他希望和夏天也能生育如此可爱的宝宝,那么他肯定会更加上心更加疼爱,为此在弘晖身上还投射了对夏天的孩子的无限期待,所谓爱屋及乌了。 弘晖一晚上都高热不停,胤禛也就没有去夏天那里,由于忙乱的很,福晋情绪相当不稳定,一着急就哭,哭累了就晕,晕好了醒来继续哭,把胤禛搞得焦头烂额。太医也说只能尽力,但能不能挺过去只能看天意,让胤禛和福晋有些心理准备,这话一出口,太医也觉得有些残忍,这么小的孩子,唉,天花这病还真是造孽呀!胤禛很无力,他自己倒不怕天花了,修炼之人已经不惧这些普通的病毒,可是福晋不行,赶紧把福晋和一干闲杂人等清出了弘晖的卧室,乱成一团的样子也真真是让人看不下眼。他叫了几个出过天花的婆子来照看孩子,自己也开始琢磨这件事情来,阿哥所再不安全也不能随意进天花病毒,到底是有人刻意带来传染源,还真是弘晖的体质问题呢!他本人更倾向前者,刻意的估计不大可能,那么无意中带进来的倒有几分相近了。太医说用针灸为孩子缓解病痛,胤禛也同意了,本来皇家特别忌讳往身体上用针动刀之类的治疗方法,顶天了就是服药,但是胤禛现在的学识和心态早就提高了,西方医生没事就动个刀子在人身上治病呢,针灸明显就不够看了,二话没说就通过提议,让太医尽心大胆的治!这也给太医打了一个强效针,没想到四阿哥竟然如此通达,很多得天花的就是被讳疾忌医这点给害了的。 胤禛看太医在认真医治,想着自己在跟前也没用,得赶紧把这病源抓住,以免祸害整个皇宫,宫里小阿哥太多,万不能扩张出去。他把主院里的丫头婆子都叫到院子里一顿审问,终于发现了问题的关键,弘晖的奶娘竟然是昨天新换的!这真是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了!弘晖一岁多了,已经会认人了,并且可以戒奶吃流食了,福晋就开始动歪脑筋了,小孩子都是乳母跟前跟后的照顾着长大的,特别是在皇家这亲情薄弱的地方,孩子和母妃的关系还不如和乳母亲近,福晋怕孩子与他生分,就在戒奶之后把原来的乳母辞退了换上了娘家推荐的据说可信的乳母。在出发到宫中的头一天晚上大半夜的乳母家的大姑娘突然就发了天花,但是这家人怕到手的好职位丢了,竟然隐瞒不报,当晚也没叫大夫给孩子看病,硬拖到她进了宫那边才看病,多亏那孩子体质好没拖死,但也估计活不成了,这天花本身也是要人命的何况还没及时用药呢!真是对他家的冷血感到无语,可能是想着得了天花也不晓得能不能活了,还不如就把好工作捞到手再说呢,总不能两头空。 了解到详细情况的胤禛给气个倒仰,这福晋办的是个什么事!还能因为个奴才影响到亲生母子的感情的,这还头一回听说,福晋这小心眼怎么以前自己就没发觉呢!真是能把人给气死再气活,办的这叫个什么事,要是真有这心也要把事情办妥贴了,还留这么大的尾巴,差点没把自己的孩子给害死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胤禛多亏是皇家出口涵养礼仪在那摆着呢,要不真就破口大骂了!福晋还在那哭天抹泪呢,光是想着自己可怜,孩子可怜,老天爷不公平了,哪想着胤禛已经把她直接打入冷宫了,印象从及格直接倒腾到负数。福晋的娘家其实也挺冤的,为找这个奶娘,二个月之前就开始忙活了,身体状态,家庭环境,家族缘源,把人家家里都查了个底掉,结果百密一疏,谁能想到马上要进宫的时候出了这事呢!好好的事愣搞成了悲剧,真是百口莫辩了。 “别哭了,孩子还不一定就挺不过这一关,你这闹腾个什么劲,赶紧把脸身上都收拾收拾,像个什么样子!”胤禛真的被她气着了,冷着脸,眼睛直冒寒光,说的话也像吐冰箭似的,把福晋一下子给冻清醒了,也明白现在不能这样哭下去了,孩子还等着她呢,腾的从地上站起来,就要往屋里冲,又把胤禛吓个激灵,赶紧拉住死命往屋里奔的福晋,“现在太医还在里面诊治,你跑去做什么,想害死爷的儿子不成!”一甩手,把福晋给扔院里了,满院的奴才都吓得胆突的,连福晋现在都这个待遇了,他们这些没照顾好人的奴才估计也不会得什么好,在心里也对福晋的处事感到失望,平时瞅着挺像回事的,怎么遇到大事就慌乱的没个章法呢!福晋心里也冤,这就是关心则乱吧,那屋里躺着的小人儿可是她全部的指望,心头肉儿呀!自从有了这个孩子,胤禛再就没在她那歇息过,她也有些明白,估计这辈子就这一个孩子了,但是有了这个孩子她就有了倚仗,本身两人就没啥深厚的感情,她对权利的渴望超过了对胤禛的爱慕,根本没去计较胤禛的冷落,将满腔的爱都给了孩子,现在孩子得了这么个天杀的病,她怎么冷静得下来呢,心都快碎了!没办法,直接就着地儿又坐那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胤禛这下子真没辙了,怎么摊上这么个脑子不清楚的! 胤禛把那新来的乳母给关押了起来,以后再处置,把奴才们都解散了,乌泱泱的一片,瞅着心那个烦躁,真不晓得养了这么多的奴才做什么,关键时候屁用没有!他也迁怒了,这些奴才就会个伺候人的活计,又不会治病什么的,主子没发话又不敢挪窝,没想到光站着听训都受了挂落,真是坐等在家都有祸事临门,倒霉催的了。

上一篇   第四十七章

下一篇   第四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