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自觉从不沉迷女色,万事以政事为先,但是有些刺激一旦产生,也是难以忘怀,又一个考验他定力的时候到了。 后院是另一个战场,从他很小的时候就有所体会了,毕竟从一个母妃抱到另一个母妃那里,人情冷暖早就看透,皇阿玛可以在**里纵横自由,不也是有权柄在手,懂得平衡之道嘛,他总是在每件事中学习着,吸收着,隐忍之术更是在这四年里练就得精纯了,所以他深知该做些什么。看来宋氏这里要少来了呀。不仅是对这份刺激的控制,还是对这个另类宋氏的保护吧,希望她性格改变的同时,不要张狂的失了本心。 夏天被注视的目光骚扰,只得睁开迷茫的双眼,打了个小哈欠,算是告别甜香的觉觉了,“爷,怎么醒的这么早,还没到三更呢?” “无碍,到三更再起床,就该准备去早朝了。”胤禛觉得她刚睡醒的小模样,可爱的紧,小脸蛋红扑扑的,皮肤洁白如玉,身上肌肤更是滑腻诱人,真是销魂的很,感觉身体又产生了反应,顿感无力,自己的自制力怎么就变得如此之差了呢! 夏天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已经告别了历时四十年的处女生涯,终于尝到了情爱滋味,脸上如火烧云般红个通透,把胤禛更是看呆了眼。他连连在心里发誓,近期是万万不能再来宋氏这里歇息了,太挑战自我了。 他迅速的起身,夏天一阵恍惚,这是怎么了,也没说错什么话呀,他这急着跑的架式真太伤人自尊了吧,难道她做的不好,把他得罪了不成?可不就是得罪了,不是不好,而是太好,有点出乎意料了。 “爷,这是怎么了,如果要起的话,就叫人来伺候吧,别着急呀!”夏天真的很纠结呀,这到底是抽的哪门子疯呀,少年的心真难懂。 “小德子,进来伺候。”胤禛又把床帘遮好,阻拦了要下床给他穿衣的夏天,他的女人是万万不能让任何人看到的,床帘内的夏天无语中。 她把身上收拾了一下,穿上衣服,出了床榻,把胤禛的外袍系好,细心的抚平每个褶皱,才满意的给四四放行,还叮嘱他一定要把早膳吃好,万不可随意马虎。 胤禛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自己竟也有如此狼狈之时,匆忙的在绿柳和小德子的服侍下洗漱完毕,疾步走出了的小院。 他这翻作态,给后院的其他女人带去了喜迅,一个个的都在想,宋格格肯定把爷得罪了,要不怎么爷那么早就冷着脸出了院儿了?这可把夏天给冤枉坏了,她也是一头雾水中呢。 不过她搞不清楚的事也不去纠结了,洗漱完吃了精心准备的粥品和一小碟蟹黄包,顿觉人生圆满了,吃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呀,怪不得前辈都辟谷了还要在灵真墟里种植那么多食材,肯定也是个贪恋美味的。 早上还要去福晋那里请安,怎么也要打扮的贤淑些,别招了人的眼。夏天对着铜镜先是自我欣赏了一番,虽然这脸顶天算个清秀,但是由于灵果灵泉的改造,肌肤真的水当当的,晶莹剔透,称得小脸多了份稚气,更显可爱。花样年华呀,一定要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穿越福利,就凭灵真墟的帮助,自己只会越来越漂亮,尤其还配有傲人的身姿,在众花之中早晚会展露头角,却和自己的初衷背道而迟。所以一定要掩盖这些优势,坚决低调到底。 她选了最宽松的绛紫色连襟长裙,把胸部的优势掩盖在厚重的衣服下面,尤其这色彩老成,把年岁生生的涨了几格,显得成熟很多,脸上又涂了一层胭脂,盖住了水嫩的肌肤,让绿柳盘了个简单的发髻,插了支自己最不喜欢的金钗,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主子,这么装扮可生生的把您的优势都掩盖了呀,出去其它主子肯定会笑话您的。”绿柳虽然听话,但也实在不理解主了今天的装扮,才发出了质疑,毕竟在这后院谁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要不就突显自己的天生丽质,以博得四阿哥的欣赏和宠爱的呀! ”绿柳,你跟我也一段时间了,我这人呢最不喜欢的就是张扬了,不想与福晋和其它格格们产生冲突,该避其锋芒的时候就要避开,安静的生活在这小院才是正理。“夏天不希望每次在自己做决定的时候有人质疑,以前在公司也是个领导级的,而且做出的决定也是最正确的,但是忠言逆耳,她不想寒了绿柳的心,才做出解释。 “绿柳,咱们主仆是一体的,我不会害你便是,我最希望的是你对我的决定无条件支持,当然有道理的话我也会听取的。我不会去与他人争宠,后院的生活过于复杂,能生存下来的才是最后的赢家,你家主子总会有头之日的。” 绿柳听到主子会详细与自己解释,已经受宠若惊了,如何还能辩驳,“奴婢全听主子的,主子吩咐便是,奴婢定会全力办差的。”看到绿柳坚定的目光,夏天放下了一部分的心,全然的信任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说物尽其用,日久见人心吧。 夏天带着绿柳向福晋的主院走去,路上碰到了李格格,她穿着粉红色轻纱外罩,内衬桃红连襟细腰长裙,端的是一个风雅漫妙,头上插着东珠钗,随着走动晃动着炫目的光芒,脸上妆容精致,把妩媚动人的气质体现无疑,真是美人如画!夏天自己的都看呆了,更别提那些狼心如铁的男人了,看来自己的**老公还是相当有福气的。 “哟,这不是宋姐姐嘛,怎么病了一场像老了几岁似的,一点精气神儿都没有呀!爷也是看你这副病态才疲于应付的吧,呵呵,真是可怜呀!”李格格手握丝帕,轻抚嘴角,端的一副娇态,可惜夏天不是男人,更不喜欢那美丽的嘴里吐出的娇声。 “妹妹还是最知姐姐的,这次一病身体虚弱,伤了根本,实在承恩无力,看来以后还要劳烦妹妹为福晋解忧了。”夏天愁苦的模样演绎的唯妙唯效,哼,演戏谁不会呀,病了老了就要有那模样,要不怎么减低存在感。 “借姐姐的吉言了,妹妹定当为福晋分忧的。”李格格扭着小腰莲步轻移,夏天又瞅愣神了,大神呀,她才想来这不就是清朝最流行的那个“扬州瘦马”,李格格应该就是其中翘楚了吧。 夏天可学不来那娇柔的模样,大方的跟着李格格进了福晋的正院,先是给福晋行礼,分别站在了首座两侧,福晋今天打扮的分外精神,估计也是听说了四阿哥早上对宋格格的冷漠吧,摆得架式再端庄也藏不住眼底的笑意。 福晋先是给夏天与李格格赐座,又说了些体面话,聊了些家常里短的废话,终于说到了正题。“宋格格昨日休息的可好,爷那么早就离开了你的小院,可是有要事?” “福晋,奴婢也不晓得是怎么了,清早起来爷突然就发了脾气,不发一声转身就走,也把奴婢吓坏了,可是奴婢这身子不中用了,爷生气了?”夏天眨巴着双眼,期盼地望着福晋,眼里泪水凝结,转而不落,十足的可怜相。 福晋满意了,她本身也没想宋氏能回答出什么,也就是想让她出个洋相罢了,哪个当嫡妻的会不妒忌呢,看到丈夫去别人那里过夜,那滋味可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呀,尤其是皇室,最忌妒妇,四阿哥也最喜欢贤惠端庄的,要不她哪里来的力气去与妾说这些有的没的呀。 “无碍,四爷也许有正事要办,万不是你的过错,莫要心里压着伤了身子,看你这气色还真需要好好调理一番,生生的老了几岁的模样。我这里还有些珍稀的药材,分与你些,好好把身体调养好,还要尽心伺候爷呀!” 夏天在肚子里一个劲的嘀咕,这就是典型的大肚嫡妻,挑了事就搞安慰。“还是福晋心疼奴婢,病时为了请太医,还亲自来照看奴婢,奴婢心中感激,一定好好调理身体,努力好起来为福晋分忧。” 夏天眼里那纯真的感激,取悦了福晋,她摆摆手,“回去歇着吧,往后的半个月,就安心休养,不用过来请安了。” “这哪里使得,给福晋请安,是奴婢的本分呀!” “规矩是死的,还是身体要紧,好好休养吧,带着药材回去仔细调理。” 夏天看福晋耐心用尽,也不说客套之词了,领了药材谢了恩,告辞回了自己的小院。心里乐的不行,不用请安,放假半个月,真是装病的福利呀!

上一篇   第四章

下一篇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