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她也有些私心,对胤禛有些许期待,期望他得到健康的身体,漫长的寿命,如果她真的对他有了感情,也不希望他过早的离去,毕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还是个优质男,正值年少,还没有到冷面王爷的地步,开心的他也会有阳光般的微笑,有驱散心中阴霾的魔力,这样的他,她真的很不想放手。 这些想法都是基于胤禛具有灵根的基础上产生的,万一他不具备灵根,那么自己就安心的宅在这个小院子里,来个养病,一病好几年好几十年,谁也别来打扰她了,安心的修炼功法,如果有个孩子就更好,她可以教她功法,让孩子陪着她,也是一种幸福吧! 夏天想通了之后,翻身奔向东厢储物仓库,开始翻找起前辈留下的法宝灵器。她记得有一种专门检测灵根的法宝来着,在一顿搜索之后,终于在众多法宝中找到一个通体洁白的玉盘,玉盘上有六个分区,中间圆形部分是灵力注入区,外围恰好成五个小区间,每个小区间都有金、木、水、火、土的标识。 夏天将自己的灵力输入玉盘,五个小分区同时发出耀眼的光芒,色彩有所区分,更加方便辨识,她将玉盘拿在手中,欢喜的弯起了嘴角,有希望总是件好事,希望他不让自己失望吧! 胤禛早朝上得心神不宁,脑海时总是回放着昨晚心魂荡漾的那一幕,站在他前方的太子也感觉到他的不正常,频频回望,要知道老四可是出了名的严谨认真,特别是这几年总是板着个脸,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今天如此失态,到底是何事引起的呢? 下了朝,太子快步拖住魂不守舍的老四,取笑道:“老四,昨晚是在做了什么好事?” “嗯?啊,没,没什么。”胤禛这时才发觉自己的狼狈,越发的对自己失望,如此闺房之乐竟然让自己贪恋至此,如何还能成就大事,越发决心对宋氏冷落了,万不能让她影响自己的心绪,然后连下决心连点了点头。 “有趣,有趣至极!哈哈!”太子看他这模样甚是可乐,还结巴上了,到底比自己小些,不够成熟,别看平时装的挺像个大人样,真有事时不还是个孩子模样嘛,有意思。于是摆了摆手,哈哈笑着,向东宫走去。 胤禛还真是尴尬了,这是被笑话了? 唉,往四周瞅瞅,发现其它弟弟们,望着他的眼神也充满疑惑与探究,他真不想解释,因为无从开口,不是好事呀!快步离开朝堂,飞奔至上书房,与书作伴去也。 在胤禛刻意逃避和工作繁忙的双重影响下,一个月匆匆过去了。他在后院里一次都没有去见夏天,每晚不是宿在书房,就是到福晋那里盖被子纯聊天。因为他发现与福晋和谐时,毫无激情,福晋就像高贵的瓷器,只供欣赏。她能静静的保持着端庄的模样,从头微笑到尾,哪怕他认为该是最激烈的时候,也能忍受着不轻吟出声,唉,搞得他是越来越没心情了,还不如聊聊天呢。 由于胤禛的表现良好,没有踏入小妾们的房门半步,福晋心满意足,对小妾们也宽容很多,后宅内如沐春风般温暖,除了李格格房里会传来时不时的瓷器配乐,其它都不错。 夏天半个月的清闲,让她有了充足的时间进行修炼,在灵真墟里实打实的呆了小半年,成绩是显著的,已经达到炼气三层了,再进一步就到炼气中期,虽然是个小瓶颈,但也需要契机,所以她轻松的出了灵真墟,又要开始请安的职业生涯了。 她心里纳闷,胤禛已经半个月没到她这里来过了,本来测试灵根的计划一再搁浅,再多的期待也要被磨没的,唉,多亏可以用修炼来打发等待的漫长时间,有了些成绩,心情也自然平缓了些。 时隔半月,再看福晋,发现她红光满面,心情愉悦,对下面站着的格格侍妾和颜悦色的。夏天真相了,肯定是四阿哥夜夜宿在她那,才会如此,心里有些坠坠的,唉,本来对四四的期待有些迷茫了,他到底还是有正牌老婆的人呀! 没有福晋大人的批准,夏天也不能明目张胆的病休了,又持续了半个月的请安工作,因为她总是精心的打扮一番,保持着病恹恹的模样,也没让众人有防备,生活过得还是很平静的。这阵子李格格也没受宠,虽然对她有些迁怒,但是发现夏天比她还憔悴时,竟然找到了平衡点,总是有的没的讥讽夏天两句。 夏天对这些小儿科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能不理就不理,必须理也不装怯,总以一句话两句话顶得李氏哑口无言。李氏心里嘀咕,八成是四阿哥忘了宋氏,她心情比自己还糟糕,也能说上几句冲话了? 每个夜晚进入灵真墟继续修炼,白天则在外面体验一下后宅的热闹,看戏的人生是如此的美妙,心情一愉悦,瓶颈突破了,练气四层就轻易的达到了,夏天相当满意,也就放缓了修炼的进程,开始学习新知识了。 夏天的刺绣技艺已经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了,不用描花样子,直接在绣棚上就能绣出新颖的图样。绿柳和桃红那敬佩的小眼神,让夏天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干劲更足了。白天只要有时间,她就练习刺绣,已经有很多成品了,满意的一些就被装饰在了灵真墟的竹屋里,空荡荡的小屋子布置的分外温馨,每次一进灵真墟,就有种回家的感觉,依恋得不得了。 胤禛和夏天都在充实的生活着,每天都有事情排解着心中的期待与寂寞。当他们再见的时候,也许那些被刻意遗忘的东西会喷涌出来,再也压抑不住了。 胤禛以为自己平静了,一个月的调试期,他觉得过得很不错,每天默一篇佛经,再加上学习和工作,不想睡书房了,就去陪着福晋聊聊天,充实忙碌的感觉让他压抑住了年轻人应有的澎湃激情。今日的胤禛觉得身心份外轻松,特别想休闲一下,闲庭信步的逛小妾的院子了。 他原本是非常喜欢李氏如娇花般的身段和诱人的妩媚风情的,所以去她院子的次数是仅次于福晋的。他没让人通报,轻轻的走进李氏的小院,准备给她个惊喜,毕竟一个月的冷落,也该有所补偿的。

上一篇   第六章

下一篇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