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滚出去,都滚出去,没用的东西,让你们打听爷在哪里,竟然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打听不出来,真不知道养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的,都一个月了,爷一次都没来过,天天泡在福晋那狐狸精的窝里,有什么好的,啊!就福晋的长相还是身段,哪有我的万分之一,真的太欺负人了!”跟着一阵瓷器与地面接触的碎裂声传来,乒乒乓乓的好不热闹! 李格格正肆无忌惮的发挥着自己不为人知的毒舌一面,因为没有生孩子所以格格侍妾是不安排教养嬷嬷的,所以根本没有人约束她的恶劣行径,平时不是打骂丫鬟,就是对福晋不敬。 福晋进门以来,虽然一直管家,但是对李氏和宋氏的丫鬟还是插不上手的,都是德妃之前就安排好的,她没那能量对德妃安排下的人下手,也就没有加强对格格的约束。她的地位在那里摆着,只要不动手到她头上,也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没想到由于这点子疏忽,造成了今天李氏的变本加厉,以为福晋是个好欺负的,连福晋这顶头上司都编排上了,真是有够蠢的。更是以为德妃看重她,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倒霉催的,肯定就是说李氏的,谁能料到,白天从来不到后宅的胤禛大神,今天来踩点了!也不能说人家赶上了,因为白天的小院没什么时候是安静的,总是能听到李氏的谩骂声,两个丫鬟都习以为常了。今天骂的算是好听些的,平时更离谱,多亏没被人听到,要不然呀,真不晓得会是个什么后果了。 胤禛站在门外,很是无语,难道这就是他的后宅,他认为的和谐安定的后宅吗?尽管一直了解皇宫的争斗是残酷的,女人总是不得消庭的,他还在庆幸,自己的几个女人很老实,挺乖顺,没让他有什么操心的。他才成家不到一年,就已经有了小妾如此猖狂,要是有了孩子,有了竞争的砝码,估计就不是嘴上说说这么简单了吧! 别说,四阿哥你真相了,一个理智的人,往往面对事态恶劣时,总是先自醒的,然后再加入自己的情绪,对问题进行处理。那么四阿哥是个理智的聪明人,他不想后院有争斗,所以需要冷处理,搞得大张旗鼓,只能引得别人笑话和康熙的失望。 他轻轻的走出了李氏的小院,小德子紧跟着后头,担忧的望着前面的身影,唉,这可不是小事,希望四爷别气坏了身子呀!小德子还真是多虑了,胤禛虽然有点小心眼,但是在大事大非面前还是拎得清的。 胤禛先在书房里默了一篇《金刚经》,感觉心平气和后,坐下来认真思考了一下后院的问题。他还是个年轻的孩子,就算见识的再多,初次遇到这种问题还是会犯愁的。手指轻点桌面,眼睛直盯着砚台处,保持固定的身姿一个时辰之久,但是脑子却转得飞快。 当年幼小的他被抱养到佟贵妃处,虽然养母对他付出了真感情,但是自小就晓得不是养母亲生的他,心思敏感,特别是宫女太监关于他的闲谈偶尔还会传到他耳朵里,经历的多了,自是比其它有亲额娘精心照顾的阿哥们早熟的利害,很小就懂得察言观色,分析利弊,谨慎隐忍。 他小时候特别崇拜皇阿玛,觉得皇阿玛是世上最伟大的人,文治武功无所不能。如果自己能赶上其一分,那么人生也就圆满了。每当看到皇阿玛宠溺着太子的温馨场面,眼睛总是会红上一圈,羡慕嫉妒的紧。虽然太子没有亲额娘,却有个亲阿玛,而他却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一般。 虽然说今日李氏谩骂胡闹在普通百姓家算不得什么,但是这可是阿哥所,堂堂皇宫之内,如果有心人加以利用,保不齐就是自己的大罪。此事的性质相当恶劣,问题也十分严峻,必须想办法彻底解决才行。 他不允许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有奴才不分尊卑,不懂进退,恃宠而娇!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个仅有几个女人的小院,他都搞不定,哪里还有立场去参政,去议政呢! 福晋竟然也出现如此大的漏洞,放任一个小格格耀武扬威,这个嫡妻的能力还真的有待评估了。既然福晋管不了,那他就不能手下留情了,自己先得安排人管住这些嘴皮子浅的奴才们,尤其是那有恃无恐的李氏也别想再出头了,一辈子当个不用侍寝的小格格吧! 谁能想到粘竿处的稚形竟然是从小小后院发起的,胤禛也没想到,间谍竟然如此好用。从自己后院中扩展到了广大的中原各处,他还利用了各种利弊信息,为朝堂的政事和自己的前程打开了方便之门。作为最后得利的他,也许应该感谢李氏的口无遮拦吧。 时间在轻轻的敲打声中,匆匆流逝,红艳的霞光透进书房,胤禛抖了抖衣襟,揉揉有些发麻的腿,心口发空,发现自己竟然无处可去了,福晋那里不想去,其他侍妾更不要提了,在自己这么一个小家里,他只能独自呆在书房,心里不免有些悲凉,才十五岁的少年,脸上竟挂了悲戚之色,真叫人心生不忍。 他想到已经一个月没见的宋氏,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也不知道她心中惦念过自己没,叹了口气,怎么觉得自己老了似的!轻轻按压额头,想了半晌,决定就去宋氏那吧,就算不为贪图欢愉之感,也能享受到安静细心的关怀吧。 夏天从来不用精神力探查阿哥所,她有很多事情做,没那么多时间去看别人演的戏,也就不晓得李氏天天在院内上演的泼妇骂街,也不知道胤禛的痛苦悲戚。此时她正绣着徐悲宏的《八骏图》,灵感有如泉涌,手下如有神助,看着一匹匹骏马在自己的手下活灵活现,激情奔驰,那种满足感无以言表。 胤禛的到来,她是感觉到的,不过没有作声,仍认真的绣着手下的活计,丫的,一个月不来,真当这里是旅店不成,自从她想好未来之后心态摆得很好,不再那么卑躬屈膝了,尽量把自己放在与他平等的位置上,怎么可以为别人让自己难过呢,如果修真之事成功,他还得感激她呢!所以她不搭理得理直气壮。

上一篇   第七章

下一篇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