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夏天认为孩子不能光用棒子,还要适当的鼓励和夸奖,激发出她们的兴趣和动力,洱滢本来就缺乏耐心,做事三分钟热度,如果不让她振奋精神,估计这刺绣便成了她心里的疙瘩,想学好就难了。“你是姐姐,可要给妹妹们做榜样的,不光要骑射出众,琴棋书画和刺绣也要精通,好不好?” “嗯,我知道了,额娘,我会好好学的,自己喜欢的要学得更好,这些也要耐心的好好学,给妹妹们做榜样。”洱滢听话的点点头,凤眼弯弯,看着甚是讨喜。 洱涵和洱淇看着她煞有介事的点头称是,低头偷笑,她们可是知道这个姐姐的小毛病,遇到挫折了就过来和额娘撒撒娇,得了鼓励就很懂事的答应着,回过头又重蹈覆辙,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又要受挫了,再周而复始。她俩每次都陪着她耍宝,看着她出洋相,虽然说看亲姐姐这样挺不厚道的,但是也没人反对不是! 洱涵爱好挺全面的,学什么像什么,脑子转得也快,最重要的学习态度好,天天都笑口常开的,遇到难学的地方也能耐心的钻研,很得老师们的心。 洱淇同样全面发展着,各门功课都优秀,就是对刺绣更加喜爱些,练习得很是刻苦,估计受夏天的影响大一些。 只有洱滢,最喜欢的便是武术骑射,让她静静的学习文化课和刺绣,她便很没耐心,虽然性子跳脱了些,但是行为举止都端正优雅,礼仪与贵气都浑然天成,很有皇家范儿。 夏天又把洱涵和洱淇的小手都细心的擦了遍药,才放下了心。当皇家的格格真的不容易。样样要学样样要好,不能失了皇家颜面,她心里即使想让孩子们轻松点,却也为了她们的将来而坚定着信念。 她瞅着自家越来越漂亮精灵的女儿们,那自豪和骄傲止都止不住,一双美目柔得能滴出水来。一岁便开始认字,二岁便可读书,三岁便将唐宋诗词倒背如流。四岁便能绘出简单的花鸟山水图。五岁便开始修真,七岁开始学习各门课程,天赋高学习能力强,进展迅速。老师常常向夏天夸奖一番,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她们的聪颖让她惊奇与欣喜,这比现代的神童也不差什么了。 “你们三个都是额娘的宝贝。额娘严格要求你们学习,不仅是因为你们身为皇家格格,还因为你们要有足够的知识与涵养去面对今后的人生。额娘只是你们的领路人。却无法一辈子陪伴在你们的身边,将来的岁月都要靠你们自己去度过,是好是坏额娘帮不了也无能为力。所以只想着在你们小的时候,尽全力的帮助你们积累下最宝贵的知识财富,修炼出康健的身体。你们可懂得额娘的用心良苦?”夏天温柔的看着这三个孩子,她们的未来需要自己去努力,需要更多的学识去保驾护航。她能做的真的不多。 “嗯,”三个小家伙齐齐的点着头,她们自认为不是小孩子了,从小看着阿玛和额娘终日的忙碌,知道她们无忧无虑的生活来之不易,也明白她们身份所带来的责任与压力,更因为读书明理后懂得了很多大道理。 她们是女孩子,可她们接受的教育一点也不比男孩子差,甚至要更多更全,又怎么能不明白额娘的苦心呢,她只是在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助她们,教导她们而已! “额娘放心,我们一直都知道的,你不要为我们忧心,我们都长大了,多学些东西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呢,否则不亏了我们这么聪明的脑子了!”洱涵拉起夏天的手,双眼透着认真。 “是呀,额娘,我们都明白的,就是偶尔想偷个小懒,想让你心疼一下,呵呵”洱滢很是害羞的缩进了夏天的怀里,蹭来蹭去的。 “额娘,我们都知道你好心疼的,却还要硬着心肠严格要求我们学习,虽然你这表达方式有点……,不过我们真的明白的。”洱淇两只小手在身前缠来缠去的,说话时还偷偷的去瞄夏天的脸色,看她仍旧那么慈爱的冲她笑,便不再担心她伤心了,勇敢的继续说,“额娘,如果你能多陪我们说说话,玩一玩,那就更好了。” 夏天失笑,这三个古灵精怪的,闹了半天还是嫌她太严厉了,变着法儿的想找机会玩呢。心中也是感动的,孩子们明白自己的苦心,这比什么都强了。谁小时候没为多玩一会而耍点小心思呢!“好吧,看你们这么懂事听话,奖励二个时辰的玩耍时间,那你们都准备玩什么呢?” “骑马,我那匹小红马可温顺乖巧了,可惜每次马术课只有一个时辰,我好舍不得它的。”洱滢马上开始抢答了。 “嗯,我还没想好呢,估计去睡一觉吧,自从修炼功法以后,我都没怎么睡过觉了,特别想再感受感受。”洱涵皱着眉,慢条斯理的做了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决定。 “我想去玩滑梯,荡秋千,大姐,我给你推碰碰车呀,以前都是你帮我推,这回换我来吧!二姐,我给推秋千呀,咱们一起去后院游乐场吧!”洱淇倒是真的想去玩一玩,自从要上很多课后,她们都没在后院的游乐场里玩过了,虽然那些游戏都玩了几年,但是现在很是想念呢!看大姐二姐都没有这个打算,很是着急,一个人玩很没意思的。 洱滢和洱涵看着洱淇着急的脸都红了,就怕她们不答应似 的,眼神那个执着呀!无奈了,互相对视一下,便向她妥协了。“嗯,那好吧,咱们一起去游乐场吧。” “既然决定好了,额娘也陪你们去玩上二个时辰,这可是你们自己要求的,便要开心的玩,不要浪费了光阴,更不要后悔哦!”夏天很乐意看到她们相亲相爱,她们是彼此的伴儿,比自己都要重要些。于是牵起洱淇的小手,领着三个孩子,直奔后院的小游乐场。 游乐场历经了近七年的风吹雨打,早已斑驳褪色,就连这几样简单的游乐设施都修理过四五遍了。对着承载了那么多欢笑与喜悦的游乐场,洱滢她们是激动的怀念的,这里有她们年幼的天真烂漫,还有一家人欢聚的温馨甜蜜,可是随着阿玛越来越忙,她们年岁渐长,那份圆满似乎缺失了,心里也时常会空落落的。每当问额娘阿玛什么时候会过来看她们时,额娘也很无奈,阿玛总是很忙很忙的,她们都要理解。 “走吧,咱们去玩吧,时间有限哦!”洱淇拉着两个姐姐冲向了滑梯,当年那个对她们来说巨大的玩具现在也只不过比她们高了半个身子罢了,真要爬上去再滑下来,还真有些幼稚的可以。 看到两个姐姐很不赞同的神色,洱淇又说,“那,那去玩碰碰车,”说完这话便自顾自的否定了,“不行,碰碰车有些小了,装不下我的身子了。那去攀岩吧!” 一抬眼看到两个姐姐同时摇了摇头,便郁闷了,“的确,是有些矮了,不过瘾。那只能去荡秋千了。”洱淇把游乐设施都过了一遍,发现很多都玩不了了,没想到她们不知不觉的长得这么快,无奈的叹了口气。“唉,成长的烦恼呀!” 夏天看着个头都过了她腰部的女儿们在游乐设施前皱眉不前,也头一次真正的意识到,她们长大了,时间过得真快。 她们不再是嗷嗷待哺的婴孩,不再是在游乐场欢笑嬉戏的幼儿,不再是需要她无时无刻精心看护的宝贝了,她们越发的精致美丽,懂事体贴,不再是小女孩儿了。尤其听到小女儿那句叹息,不由得苦笑了起来,是呀,成长的烦恼呀,她们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烦恼,却只能在心底珍藏那无拘无束的童年了。 最终的结果,三个孩子轮流推了会儿秋千,百无聊赖的回到自己卧室睡大觉了,也许她们也在思考成长这个严肃的问题吧。 四十三年,虽然康熙不出游了,但是却开始了大规模的选秀与赐婚活动,四贝勒府光荣的列在榜首,只有一子的胤禛在众阿哥里比起来,子嗣太过单薄了,皇上体恤他便御赐了两位格格,四品典仪凌柱之女钮钴禄氏和管领之女耿氏。 为此,福晋又准备了二个月,在六月初八,迎进了这两位新格格。 钮钴禄氏才满十三岁,是颗嫩草,小红脸蛋上还略带着婴儿肥,大眼睛眨眨的,甚是可爱,虽然五官稍显普通,却很有亲和力。小小的身板正在发育阶段,不说是飞机场也差不了多少,虽然漂亮的衣衫将她的身段遮盖住不少,可是稚嫩之处,显而易见。胤禛看见本人之后,一下子便想到娇娇的女儿们,马上决定暂不圆房,等满了十六岁的时候再议。 耿氏倒是年岁够了,已满十五,天生丽质,秀而不媚,大家闺秀般端庄沉静,是很得人眼缘的长相,而且身段姣好,柳腰翘臀,据说是好生养的。当晚,胤禛便在耿氏的新院子休息的。(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83章

下一篇   第8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