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夏天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坦白从宽肯定不行,只能回以僵硬的傻笑,松了松紧绷着的筋骨,顺便活动了一下面部表情,刚才哭酸了的两眼跟着眨了几下,轻松了许多。 “我因为相信你,而获得了别人梦寐以求或者说是求而不得的宝贵财富,这是我的奖励也是我的新生。所以说从那时起,你带给我的人生从此便不再是一个皇宫一个大清这么简单了,那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就像我和洋教士学的东西那么广博,而我原来只纠结着皇权皇恩的心也开阔起来,不再那么狭隘,因为我有了机会去寻求更美好的机遇和生活。” “可是这一切都是你给我带来的,你慢慢的走进了我的心,一个神秘莫测的你,一个博学聪慧的你,一个与原来的宋格格截然不同的你,所以我不想去深究你到底从哪里来,你到底是谁,或者说你是人是鬼。”胤禛眯了眯他那狭长的凤眼,眼中迸射出深邃的冷芒,语速也慢慢的放的很缓,似乎想让夏天把他的后几句话听个透透彻彻,仔仔细细。 夏天的心一下子停摆了,她如同被九天神雷劈中一般,毫无知觉了,脑子里只想着那一句“是人是鬼,是人是鬼,是人是鬼……”。 夏天现在才发觉,胤禛变了却又没变,他在历史上可以用冷面来遮盖住膨胀的内心,现在也同样用开朗温和的面具来掩饰住那更激情洋溢的内心!她始终不了解他,一直在自以为是,做着想当然的美梦!是呀,不论是在历史上的那个千古一帝,还是现在这个外面温文而雅开朗阳光,内里沉稳内敛深谋远虑果断腹黑的胤禛,都不是她这般简单的人所能了解的呀! 胤禛也不是为了让夏天来回答他的话。只是想告诉她,他一直都知道着她的秘密,虽然不明确,却也猜得八九不离十,相处了十年,真的不想再继续模糊的生活下去,要真正的贴近彼此,还是需要坦诚布公的。 “别担心。我没想在你这里得到回答。也不想勉强你回答些什么,因为我害怕你为了掩饰再说些奇怪的话来继续遮盖其真正的事实。我会等你跟我坦白的那一天,真正交心的那一天。” “还记得我当初和你承诺说不会和别人有孩子吗?其实并不是说不去其它女人那里就寝了,只是想着既然修真了和其它女人生的孩子未必就好,过早的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先自己一步而去,那种感情是我不想经历的。也极力去逃避的。我不知道当时你怎么想的,但是我看到你那么感动那么开心,我也就顺着你的想法去承认了。” “其实我当时对你那种有了感情便不想与旁人发生关系的想法很不以为然。自古以来男人皆是如此。更何况我身处皇宫,见过的听过的全都是女人只是附属陪衬,可有可无的存在。怎么会在乎上了谁的床呢,就算我临幸了她们,也是她们的福气。”胤禛语气轻慢的讲着他曾经的想法,但那平静的话语再一次的雷倒了夏天。 夏天的心早就不是自己的了,从停摆到正常走动。再到惊如战鼓,她对自己穿越之后的人生同时进行了一次深刻的理解和认识,闹了半天,她被大饼砸中的喜悦全都是自以为是呀! 她怎么会认为胤禛那时就喜欢上她了呢,原来那话里的漏洞那么明显,而她却被骄傲蒙住了双眼。她以为自己重活了两回占了很大的优势,是一个成年人,可以将胤禛这个少年掌握在手中,没想到,到头来她才是被掌握的那一个。 那修真时那个誓言漏洞不是更大,到他真能陪我一起看大好河山的时候,皇宫里早就更新换代,几十年后了!也就自己能长寿的陪着她了!当真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脑,智商为零了呢! “你对我说大清后世的发展,我虽然怀疑猜忌困惑不解,倒也入了心,虽然处于当下没有禁海,我不能理解以后所发生的变革,但是防患于未然倒还是做得的。要不我怎么会去学西学,去研究西方的文化,不过也是从此眼界更加开阔了,也是托了你的福。”胤禛停顿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息之后才继续说了下去。 “你想出去闹出去疯,我都没有去管你,因为我也想看看你能闹成什么样疯出什么样来,也知道你的本事定会安全无虞,又是那么个冲动莽撞的性子,我也根本拦不住,便索性随了你的意。”说到此处,不由的轻笑了一声。 “你去卖灵果却留下了隐患,裕亲王虽然没追踪到你却到处疯找,连皇阿玛都惊动了,如果不是我主动请求追寻此人,估计满京城都会布下天罗地网捉拿你这个身怀巨宝之人了,如此灵异之事定会掀起巨浪,搅乱当朝秩序。” “我一直拖了大半年,才算圆满解决此事,中间处理之道太过繁琐我不一一追诉,但你带来的麻烦不小,着实费了我一番功夫,也牵连了不少的人。为此我还特意从储物戒指中挑出了几枚灵果献给皇上,并且拉了两个参与此事的官员同我一起圆了此事,事后一人送了一颗灵果才算做罢。不过这两人也算进入了我的阵营,毕竟同我一起担了干系享了灵果,该进的义务便不可能逃避了。” 胤禛只是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却让夏天听得胆颤心惊,她到底给他惹了多大的麻烦,而且这人太恐怖了,家里一套外面一套,与她商量的那些话都是安慰她的不成?隐瞒了一切,让她保持着那份虚荣与满足中无法自拔,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不由的开始永无目境的自我嫌弃中。 “你接着又去大官家里当侠盗,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还回来炫耀你不想留名怕别人以为在闹鬼,其实你的行为与闹鬼有何两样,我与你说道理根本就说不通,你总有大道理在等着我,我倒是对你那无理辩三分的模样很是喜欢。不过看到那些天天在皇权面前拿腔作势,耀武扬威的贵族大臣们也是真的很不顺眼,便也随着你胡闹瞎折腾了。” “当时京中人心惶惶,皇阿玛更是忧心重重,但是我想到了他心中必定与我一般在窃喜着呢,那些人的家底比国库是丰厚多了,就算失窃了也比放在他们家中强。其实这件事中,最令我欣慰的不是你拿回来的那几百万两银票,而是你把那些人的罪证都搜了回来,当真是把我一惊呀,有了这些东西,不仅对我以后的发展以利,还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起来为大清做些事。”胤禛说到那些大臣时,脸上露出一丝讥笑,接着接到罪证便心神舒爽般的大笑起来。 夏天已经被他激得一愣一愣的了,根本毫无反应了,只能麻木不仁的听着他与她那背后的故事。 “你接着又去开庄子救济穷人,却又什么都不懂,只是满脑子想法,我只能背后里给你操持着,赵家三兄弟都是跟着我的,他们的能力我很了解,拿给你去做庄子,真的是大材小用了。从最开始的买地到建房再到收留游民,哪一样不是我在背后给你筹谋,唉,你呀,就只能当个甩手的掌柜罢了!”胤禛说到此说,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继续说道。 “不过想法倒不错,也很新颖,盖出来的房子整齐大方,使用方便,倒真的出乎我的想象。还要义务教孩子,想出来的教学方法也别具新意,特别是重视匠人的培养,让我很是惊奇,当然重教育这点也让我份外欣赏。” “你天天在外面跑,当我是真的放心吗,怎么可能,真的怕你再惹出什么乱子来,我还要在屁股后头收拾。不过当时我对你就有了宠溺的心思,自己却没有发觉。那般的纵着一个人,真是前所未有的。也许那时候便有了朦胧的爱恋了吧!”胤禛说完后,静静的思索了一下,低头吻了一下夏天的额头,似乎在肯定着什么。夏天却再也不敢主观臆断了,只能任他为所欲为,彻底震住。 “你卖药材的事儿更离谱,还不敢和我说,可劲的瞒着,怎么的,怕漏馅不成?那些珍稀的药材里面含有灵气,绝对不是一般土地可以种植出来的,你却大量的出售,唉,你真当世人是傻子呀!还好,能看到灵气的只有我,其它人只当品相优异是一等一的好药材。你用着我的人,却想瞒着我,真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胤禛不怀好意的捏了捏夏天已经红得像火烧一样的脸儿,坏笑了几声。 夏天真想一头钻进土里埋上再也不出来,太丢脸了,太丢脸了!原来自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犯了那么多的事儿,却还当他是傻子一样,真不晓得到底谁才是傻子了!夏天把头死命的往胤禛的怀里埋,把胤禛逗得笑声连连。(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85章

下一篇   第8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