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不要这样想,我根本不会走,事实不也证明了,我根本不曾离开过。”夏天慌忙的解释着,想抓紧他的神魂。 “是呀,后来我才发现,你只是个头脑简单的冲动鬼,根本不会离开我。再说你接触的男人都是我的下属,也没什么好不放心的。”胤禛回过神来,使劲的捏了一把夏天的柔嫩的脸蛋儿,看到那立马出现的红色印迹,不禁呵呵的笑了起来。 “因为你胆小不敢开始新的生活,你眷恋着皇宫带来的富足生活,你还一厢情愿的对我付出真感情妄图抓紧我改变我,甚至还想借着我的势力去做些你认为很有意义的事,你说我说得对不对?”说完,还冲着夏天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夏天懵了,她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是他了解不出的?她就像一个剥了壳的煮鸡蛋,光溜溜的赤裸裸的让他瞧了个清楚。 “嗯,那个,也不全是这样的,真的不是。”夏天也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有多么的有气无力,有多么的心虚气短了。 “没关系,这也不错,如果你没这些想法,如果你的骨子里不贪恋这些,我可能会遗憾终生了,它们虽然让你尴尬,却成全了我的贪心,真的很不错。”胤禛把夏天羞愤欲绝的样子看个通透,笑着来个总结性发言。 “我现在有些怕你了,你距离我太遥远,这十年来我竟然从来不曾明白过你,你就如同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让我很恐慌,甚至一切发生的事情都与我所掌控的不同,我接受不了。”夏天沉吟了一会儿,把心中的话坦露出来。 “夏天,我一直都不单纯。只是你太简单了,就算亲眼看到了事实真相也未必会想得出其中的弯弯绕绕。我不知道你本性便是冲动焦躁的还是后天形成的,但是为了你那飞扬的激情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冲劲儿,我也不忍心去告诉你其中的黑暗与琐碎。” “你应该活在阳光下,永远这么肆意昂扬。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圆我自己的梦,我也想那般冲动毫无顾忌的活出真我,可终究是不可能的。”胤禛将夏天轻轻揽进怀里。那轻柔的语调仿佛说着世上最动听的情话。那般的让人意乱神迷,心驰神往。 “可你现在不还是告诉我了?让我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蠢笨无知冲动无脑!”夏天很是不忿,她本性不是这样的,她很沉稳很坚强很懂隐忍的。只不过一切在得到了大奖之后被幸运冲昏了头脑,才变得如此令人失望的,她不停的心里自我安慰。 “你需要成长了。而且我还要在你能完全信任我的时候再与你讨论这些事情,没有对等的信任,一切都是虚妄的。你现在看到我阴暗的一面。便害怕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大清里像我这种人满大街全是。” “皇子阿哥如果没点心计手段。怎么可能平安生存到长大,更别提日后想谋求更好的发展了!满清的贵族和朝中的官员,没有点阴谋阳谋哪里会升位得财,庇护子孙后代!没有人是简单的,不说成个个腹黑阴暗。也八九不离十了。” “就连那些女人们,又哪个是简单的呢,没有满心的阴狠虚伪,狡诈诡计,又如何在后宫中后院中脱颖而出呢!其实你心里都明白的,就连你心里也会打些小九九,耍些小心机,但是你还是太嫩太单纯。真实的内心也一直都在逃避,不想去面对这一切黑暗罢了!你只想当个旁观者,不想做在此山中的人呀!” 胤禛对于这十年来夏天的无所为无所思无所想很难过,因为他想让她自己面对自己成长,但是她却依旧停滞不前,非要让他来逼迫。 “我,我明白的,真的明白,可是为什么我非要去蹚这潭浑水,难道清静的生活也不行吗,难道你就不能让我省心点呢!”夏天也很烦躁,她根本不想过那样的生活,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罢了! “夏天,你难道就想这么一直自私下去吗?你难道没有省心的过日子!你难道只懂得享受我对你的纵容和包容,却不想为我做些改变,支持一下我吗?”胤禛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双眼陷入黑色的阴影当中,迸射出凌厉的寒光,直刺进夏天的心里。 “我,我不是这样想的,不是的,真的不是。呜呜……”面对如此冰刀雪剑齐齐发射的胤禛,夏天胆怯了,连解释的话都说不清楚,何况她也无从解释,很是憋屈的吓出了眼泪,双手掩面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知道这有些难为你了,你这种贪图安逸的心态简单冲动的行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已经持续了十年了,再有骨气的人也会被时间磨没的。” “可我不想你再继续自欺欺人了,你要和我相伴一生的,你不是答应过我吗?怎么现在就不停的退缩,难道你一点都不想着在思想上也与我同步吗?如果是以前我只是个简单的阿哥,我便纵容你了又如何!” “但是现在形势不同了,各方势力开始露出矛头,有野心之人也渐渐露出真面目,朝堂已经不再平静,局势会越来越混乱。你现在还可以安居于此,飞扬着心性任性妄为,因为我在后面支撑着,但是万一哪天我无力保护你了呢!” “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头破血流,难道你就想看到本来幸福温馨的家庭惨受糟蹋!”胤禛越说越激动,甩开夏天罩在脸上的双手,把她的下巴强硬的抬起,像鹰隼一样锐利的双目直戳入夏天已千疮百孔的混乱不堪的心脏。 本来思考了一天的夏天,好不容易的鼓起勇气,在自我唾弃与自我修复中站了起来,还提起了勇气去问胤禛很多深藏在心中的疑惑,可是现在她无措极了。 她的想象力再丰富,也没想到胤禛是在为她铺后路,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夺嫡已经显露出征兆,他也要被卷进去了呢!所以他担心她,不得不逼迫她走进他的世界,去做好准备,去迎接那些未知的暴风骤雨了呢! “可是,你不是说你无心皇位了吗?咱们以后是要远离皇宫的,等到你功成身退,孩子们长大,咱俩便可以摆脱这些束缚,天南海北的游玩,自由自在的享受生活了吗?”夏天已经泣不成声,很是不理解的质问着胤禛。 “你怎么想法如此简单,就算我再无心那位置,可我终究是皇子,身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更何况皇阿玛怎么会轻易的放走任何一个有价值的儿子呢!这些兄弟们的争斗我可以不参与,难道还不会被波及吗?” “明眼人都知道我现在是太子党,虽然与其它众兄弟相处和睦,但是在权利面前,亲情兄弟之情都是遮羞布罢了,毫无意义!我身份还颇为复杂,有个权势韬天的养母一家,还有一个冷心冷情的生母一族,你认为我可以摆脱这些束缚,很潇洒的说走就走?”胤禛看着想法很天真做法很天真的夏天,太过无奈。 “你是不是从开始就这么打算的?认为咱俩修真了比他们寿命长,能力高了,便可以毫无束缚的去探索未知的世界?所以你从来不认真的融入这里,一门心思都在外面,只是在此处消磨时间罢了,我说的对不对?”胤禛终于彻底明白她的想法了,那就难怪了,她的心根本不在这里,怎么会为了他面临的困境去努力呢! “是的,我的确是这么想的,权势再大也是过眼云烟,哪有自由的生活来得幸福呢,没有束缚没有责任,你也轻松些,我也轻松些,难道不好吗?”夏天肯定的承认着,眼神透着执着坚定的光芒,始终没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 “可是现在我走不了!就算我什么都不要不争不抢,也走不脱,你明白吗,我现在很无辜很无奈很不得已的被卷了进去,脱不开身了,你明白了吗?”胤禛闭了闭眼,与她说话,真的需要太多的耐心了。 “我的骨子里再向往自由,也被束缚习惯了,被规矩磨得消失了棱角,何况我的身份地位都容不得任何退缩,我可以慢慢的淡出他们的视线,但是现在却不能,你不是还有很多大事未完成吗,如果现在我真的如隐身人般的存在,那么什么大事也办不成了,就算要走,也要把事情做好把尾收好。”胤禛坚定的语气和无奈的心绪从这些话中表露得干干净净。 夏天低下固执的头颅,慢慢的消化着他的话,是呀,她把事情想简单了。她明明知道他曾是一代帝王,心中抱负有多大,多想让清朝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而且从昨天的大揭密中深刻的了解到他的腹黑与超强实力,怎么还能以最开始单纯的想法去左右现在的他呢!他永远是自己无法启及的高度,永远无法掌握的存在。(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89章

下一篇   第9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