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胤禛仍旧没有解开夏天的禁足,他还是想力所能及的保护她,就算有心让她更深的融入他的生活中,却也不想操之过急,反而害了她。他取了折中之法,女儿们要学习为人处事,掌家本领,那就得通过福晋,便趁着用膳之时,于福晋把此事定下来。 “福晋,爷的三个女儿也渐渐长大,我对她们还是很有期望的,你是她们的嫡母,这教导掌家之责就交托于你了。”胤禛看着福晋越发端庄妍丽的容貌,和望着自己那双饱含深情的眼眸,不禁暗叹一声,无能为力。 福晋想到那三个如花般娇嫩的小格格们,虽然容貌一般无二,却各有不同的气质萦绕,不论是长相还是礼仪全都完美无缺。每月初一和十五便会来拜见她,很是懂事知礼,也得了她不少欢喜。尤其是弘晖,对她们万分宠溺,百依百顺,她们那一声声 “哥哥”,也能叫到弘晖的心坎里去,快把心都甜到化掉了,说是同母所出都有人相信。 于是轻点了头,“身为嫡母,教导格格们是我的责任,请爷放心。更何况,她们聪慧明礼,甚得我心,如我亲儿一般,喜欢还喜欢不过来呢!” “嗯,那就好,虽说以后她们的前程在哪里都得看皇阿玛旨意,但毕竟是府里的格格,爷的亲女,定要保证她们的将来安全无禹。”胤禛看福晋眼神澄清,无一丝杂念与提防,便暂且放了心。 “她们现在还小,按我小时的教导年龄算,还尚早,但考虑到以后她们的生活的环境,便早些学也无妨。每月三十,便是我按例查账整理府务的日子。那天便让她们全程学习,年岁大了再安排些庶务慢慢练手,如何?”福晋仔细的想了想,定下了章程。 “嗯,你做事很有条理,现在府里甚是和乐,我非常满意,就按你说的办。”胤禛右手轻轻的敲着椅子的扶手。思索了一番。脸含笑意的回道。 “既然如此,便这么定了,一会儿我叫人去通知一声,全了此事。”福晋看胤禛并无异议,心下欢喜,她膝下无女。只有一嫡子,也是很欢喜那几个漂亮女孩子的陪伴。更何况,她们的额娘过于沉寂。十年来宛如消失一般,对她来说是毫无压力般的存在。 夏天得到通传之时,一下子便明白了这是胤禛的安排。心中很是欢喜。觉得此事办得甚好,孩子们可以跟随处事严谨行事端正的福晋学习,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便把孩子们叫到身前,又细细的叮嘱一番。 “额娘安康。”洱滢三人进门,先给夏天行了一礼。才缓缓的迈门而入,端的是娴静优雅,把夏天看呆了眼。 “平时看你们也没如此多礼,今日是何故?”夏天看到她们这番作态很是有趣,平时在她跟前时还是很放松的,除了她严格要求时才会保持着礼仪和距离。 “额娘,我们耳聪目明,当时知道是你要嘱咐我们何事了,所以要从现在做起,一直保持优雅娴静之姿,不给额娘丢脸。”洱滢双目微弯,嘴角微翘,樱唇轻轻开启,贝齿含而不露,优雅端庄。 “是的,同姐姐所讲,我们定当时时保持皇家格格的风范,定不让额娘失望。”洱涵和洱淇也同声回道,声音如翠鸟,清脆动听。 “我的儿,唉,”夏天虽然真心的希望她们骨子里都带着优雅,却也希望是她们发自内心,而不是后天强行要求,很是担忧此举束缚了她们的天性,心竟纠纠的疼痛起来。却也说不出反驳之语,这真是为了她们好。“好,真是好孩子,不过在额娘面前不用如此,随意些,额娘心中更舒服。” “额娘,我们知道你担忧着什么,这礼仪姿态,早就深入女儿们的骨髓了,就算不端着也不会失礼于人。你就放心吧!再说了,这礼仪规矩并不能磨灭我们的天性,而是待人接物的基本要求罢了。”洱涵眨了眨微微上挑的凤眼,玻璃般的眼珠闪动着星芒,很是俏皮。 “女儿真是额娘贴心小棉袄,总是能想到额娘的心坎里去,我是不想让你们被世俗束缚,却无奈本是世俗中人,你们的命运还要靠自己去掌握,额娘只愿你们走得更顺畅,更舒心些。”夏天把三个孩子搂到近前,轻轻的说着。 “这次你们阿玛特意安排了掌家学习的课程,你们一定要用心与嫡额娘学习,要尊师重道,孝敬嫡额娘,万不可耍脾气存着玩闹的心思,不要辜负了阿玛和额娘的一番苦心。”夏天把三张俏脸细细的在心中描摹一遍,很是心疼。“平时的功课照旧,要更加努力,修炼上更需勤奋,如此辛苦几年,终有圆满之日。” “嗯,额娘放心,我们全都明白,自小读书明理,额娘的担忧和心疼我们都能体会,也会努力学习积累知识,为以后的美好前程铺路。”三人认真的点头,脆声说道。 “额娘还让教养嬷嬷们每天给你们讲一段宫廷内的阴私谋划之事,且要用心听,总结经验,就算以后碰不到此类情况也要学会防患于未然,与你们之前看的兵法亦有异曲同工之处,就要看你们如何灵活掌握与运用了。” 夏天自己教不了,但是不妨碍去找能人教导,教养嬷嬷都是从宫中出来的老人,一生见识的手段无数,经验更无人能及,绝对是好老师的人选。孩子们学有十之一二,也便能识人辩事之能了。 看到孩子们认真的点头答应,夏天心很沉,她甚至想着,如果在现代,这八九岁般的年纪,正是在小学里和孩子们玩玩闹闹争抢小红花的天真岁月,她们会过得多么开心!可是她们在这里,还要小小年纪进行如此沉重的教育,学习那么多的知识,真的太过辛苦了。 如果日子便如此岁月静好,安然恬静,该是多么的令人开怀呀!可是事事无常,风云变幻,在康熙四十四年,发生了许多件让人心力憔悴,精疲力竭的大事。 二月冰雪还未消融,大地一片银白,寒风仍侵袭着京城各个角落之时,康熙又决定要进行第五次南巡,胤禛仍要伴驾跟随。在出巡了几次之后,大家都经验丰富准备十足了,在夏天的细细叮嘱和孩子们的殷殷关切中,胤禛又踏上了行程。 可是刚走一个月,在途中因遇到从南方逃难之人而暂时停驻在苏州,没曾想,这批难民中竟然有身染时疫之人,南巡队伍中不少人因与难民接触而患病。苏州城内也有不少突发时疫之人,城中一片恐慌之象,康熙立马命令封城,随巡太医纷纷上岗去诊治时疫,与当地的医者奔赴在抗病第一线。 时疫经研究是由于寒毒引发的,南方今年天象异常,冬季比往年寒冷许多,连带着许多浅滩溪流都结冰,大江大河倒还可以正常通行。由于南方的建筑结构和北方迥异,并无强效的取暖设施,有很多穷苦人家冻病冻死的不在少数,并在少数地区已发有时疫,但因不是大的城镇便没引起重视。偏巧很多有力气有些家底的人家便向北逃难,遇到了皇帝出巡的队伍。 胤禛接到康熙的指派,前去病灾区协理治灾,其它阿哥也分有任务,都急匆匆的各行其事,但也唯恐染上时疫,纷纷小心翼翼,对进灾区一事能避就避。胤禛倒不惧这些,主动赶赴灾区内,协理事务。 “现在患病之人有多少了?”胤禛在苏州府衙里,询问吴知府。 “据下官所得之数,已达千余人,还有增加之趋势。”吴知府矮矮胖胖的身材,一身肥肉因惧怕胤禛散发的冷气微微的颤动着,颇有喜感。 胤禛可无心去看这如同弥勒佛般的知府大人搞笑的模样,只是心有戚戚,这江南富庶,便是富了这等肚满肠肥之人,遇到大事便战战兢兢,成事不足。 “病患隔离之事办得如何?太医处可有治疗之法?”胤禛接着冷声问道。 “太医尚未有治愈之策,却也研究出缓解的药汤,正在熬制分发给病人。隔离之事也在进行中,下官分出了一个区专门提供给病患居住。”吴知府赶紧回报成果,这是之前四贝勒亲自吩咐的事宜,如果连这也办不好,那他头顶上的乌纱帽就算上头有人也真的保不住了! “要加快隔离速度,一旦发现有病患尽快使其远离人群,万不得再传播出病源。”胤禛低头想想,便打发了吴知府,又去太医那里取经。 “微臣参见四贝勒。”一干太医见到胤禛来到,便躬身行礼。 “免礼,可有良方治愈此时疫?”胤禛微挥右手,急切的看向领头的张太医。 “微臣方才研究出缓解之法,每次的时疫都略有不同,所以还需要一些时日研究良方。”张太医连忙躬身解答。(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92章

下一篇   第9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