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夏天虽然不放心女儿们去塞外,可是却不得不放手,她们的早熟与聪慧,早已经可以放飞了,修真界里这么大的孩子早就出去采药挣灵石独自修炼了。 唉,她的思想是复杂无比的,想要孩子拥有幸福的童年,也想要她们在幼时便培养出独立自强的性情,也不知道这十年来的教育到底成不成功。可是看到如今美丽出众聪颖慧皎的女儿们,心中仍骄傲万分。 送别了胤禛和女儿们,夏天便开始闭关,他们离开的这三个月,她便可以在灵真墟里闭关三年,正好稳固心境,以求尽快突破到筑基大圆满。并用幻术设了一个木偶并放了一缕神识在上面作为她的替身,守在院子里,反正平时她也是呆在房内,轻易不出门,倒也免除了很多麻烦。 洱滢三姐妹跟随着大部队开往塞外,可算是如鱼得水,不止心境开阔了,而且在府内压抑了一年的心情也放开了许多,玩得不亦乐乎。而且越往北灵气就越多些,等到了草原之时,灵气的浓度比京城的要高出一倍,让她们夜间修炼的时候获益甚多。 她们白天就跟在宫妃身边,有时候得了准许出去跑跑马,最高兴的便是在大批护卫的陪同下打次猎,别看人小,但是技术可不含糊,精湛的马上功夫倒惊了一干人等的眼球,每每箭不虚发,总能一箭解决一只肥兔子,为此她们三个收获了大批的兔子皮毛,还计划着给额娘嫡额娘阿玛做些衣帽。 这三个出众的小格格立马引起了蒙古贵族的重视,想到将来他们的儿孙也要与满清公主格格们联姻,也都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洱滢她们的身上。 虽然是满族的皇室中娇养长大的格格。一身骑射本事出众非常,穿上骑装的模样更是英姿飒爽,连蒙古的本地人都自叹弗如,更别提那通身的气派,如花般娇艳的美貌。小小年纪便可窥其意,待到将来又会是何等风景,众人不由得更加期待起来。 这次出巡塞外。康熙只召见了各部落的贵族首脑,小辈这次并没机会来接驾,少年儿郎倒失去了结识靓丽格格们的机会。不过洱滢她们玩得尽兴。也算得偿所愿。 毕竟以后出塞的机会还是很多的。胤禛倒也不着急,尤其在失去了弘晖之后,对三个女儿的期望就更高,看到如此出众吸引贵族们眼球的女儿,甚是骄傲。 没有儿子失去了与他们争斗的资格,他倒真是清闲很多,只一门心思的服侍皇上和恭敬太子即可,在户部办差就更加仔细严谨和铁面无私。毫无结党营私之意,不管是哪个派别的全都一视同仁,倒竖立起了很高的威信。没事的时候再与弟弟们联络一下感情。颇有些滋味。 在八月份的时候,御驾回至京城。夏天终于达到了筑基大圆满顺利出关,欢喜的迎接三个精灵儿般的女儿和越发成熟稳重的胤禛。 胤禛这段时间也真真是想通透了,既然朝堂形式如此,无子倒成了他的护身符,他正好趁兄弟们开始争斗的机会,把手头上的事务都处理清楚,留学生的开展科学研究一系列事情,还有那些庄子都要秘密的处置好。所以回京城之后,忙得脚不粘地。 这几年他对后院基本是无视了,但是面上还要做出雨露均沾的模样,不能让上面挑出毛病来,每个月都要均出几天来应付四个格格,福晋的日子便改成了初一和十五,基本上也都是露个头点了香就接着回书房处理公务了。他觉得时间很紧迫,而手上的事情又太多,越发的劳心劳力。 可是心中仍有遗憾,无子犹如一个紧箍咒,死死的卡在脑门,每当旁人触及,便会痛不欲生,想到那个文武双全聪颖俊朗的嫡子,再想到与夏天可能不会再有孩子了,便心如刀铰。可事实终成,唯有无奈叹息。 夏天自从筑基大圆满后,便不再强求修炼,欲速则不达,虽然她是靠空间里漫长的时间修炼有成的,但是心境上还有所欠缺,便想在这几年好好巩固境界,并把重心全力的放在了孩子们身上。 洱滢她们白天里学习各门功课,再到福晋那里尽孝,到了晚间才回到她身边,她便会趁这段时间给她们准备好灵果灵泉,严格要求她们修炼,可能是出塞一行让她们心境更加开阔,竟然在回府不久便突破至练气二层,洱淇更是先了姐姐们一步进入二层的,让洱滢洱涵一阵羡慕。 时光总是在匆匆的流逝,而人们总是在各自忙碌中毫无察觉。三年又悄悄的过去,夏天已经有二十八岁了,仍旧绝色姿容,却青春之色渐收,成熟风韵相随,更有一番风情雅质,眼底星星点点的沧桑感令人心折神往。 四十六年刚过完年,洱滢她们在随驾南巡后又紧接着出塞,一年都没怎么在府中,夏天仍未跟随。孩子们日益成熟长大,出游次数的增多,见识越发广博,真可称得上文成武就,却偏偏是女儿身。 在蒙古时更受到众位王子的青眼,引来一群半大少年的追求风潮,她们眉眼虽然相似,气质却独领风骚,各有千秋。 洱滢优雅端庄时高贵不可逼视,执枪握剑不输男儿,骑射更是英姿飒爽,光彩照人。 洱涵冰肌玉肤,聪慧灵动,一颦一笑皆是风景,能言善辩机敏非常。 洱淇宽和温婉,浅浅一笑便似春风袭人,温柔多情,双眼清亮无垢,深深望去便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均是十八般武艺样样高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情窦未开,理智清明,白白浪费了儿郎们的一番心意。 这三年,朝堂上一片混乱,太子党与大阿哥党争斗欲演欲烈,胤禛仍站在太子的身后,无声的支持,并在太子一废一立中间,仍保持着坚定维护的态度,让太子深感其兄弟情意,心中甚慰。 在康熙四十八年十月,皇帝还颁旨册封皇三子胤祉诚亲王,皇四子胤禛雍亲王,皇五子胤祺恒亲王,皇七子胤佑淳郡王,皇十子胤誐敦郡王,皇九子胤禟、皇十二子胤祹、皇十四子胤禵俱为贝勒。并赐予皇四子胤禛京西畅春园之北建圆明园。 夏天对太子废立一事并没对胤禛多说一句话,却真切的见识到了胤禛高深的掌控能力和洞察力。此时的胤禛已经是个资深的政治家谋略家了!有时候夏天会忍不住的叹息,胤禛这么强悍杰出的人物,如果不当皇帝还真是可惜了! 可是现阶段,康熙对胤禛态度平平,根本也没有重用以及培养的意思,所以夏天很平静,她相信胤禛不论是在何种情况下都会处理的游刃有余的。她甚至在想,她穿越空间而来,只是为了见识一番胤禛的雄才伟略和运筹帷幄,而不是来帮助他的。她就像个多余的一般,在政事上毫无用处,不拖后腿倒是好的。 这三年里,她的庄子和店铺已经挺进了江南,却离中心区远远的,只在长江洪水多发地带和沿海多灾的地方发展壮大,一是避免麻烦,二是能更多的帮助穷苦之人。“育子丸”也在她几年的炼制下达到了几十万枚,还有珍稀药材全都交给吴宝全权处理,这些年他将药材生意拓展到了南方,将那些富户的荷包掏空了不少,夏天对此相当满意。 她把脑子里有限的知识收拢起来,反正只要她能想到的,便毫无遗漏都抄写成册,有治水的,有治沙的,还有可持续发展的等等,整理好后全都交给了胤禛,她能做的只有这些纸头上的功夫了,虽然都是些粗浅的杂七杂八的提议和计划,但是相信胤禛和他的智囊团总会理清并制定更为详尽细致的方案,再一步步落实到实处的。 夏天学会了赏景、赏花、茶道、赋诗,没事便附庸风雅一番,弹弹琴,作作画,与孩子们下下棋,再练练她现在引以为傲的簪花小楷,这可是练过颜体后最新学习的字体呢!当真开始享受生活了。 曾经她对娇滴滴的古典美人儿只是简单的欣赏,可真正懂得享受这种古董级别的日子之后,也感觉自己竟然从那个万事懵懂的现代人变成一个十项全能的古典美人了。在全身心的投入这个年代之后,倒领略到其中的生活的奥妙与生命的真谛。 她无法改变环境,那么就顺从的去享受吧!何况,这并不难熬,她花了很长时间学习的礼仪现在都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连她自己都纳闷,原来她是可以这样端庄娴淑,优雅从容,不是刚到时的拿腔作势,假模假样了。 不过几年时间,她学的琴曲全都成了古曲,有恩爱缠绵的,有铿锵有力的,有清新自然的,有活泼青春的,曲曲动人,曲曲倾心。那些曾印在脑海里的流行歌曲,竟也随风消散了,时间真是个磨人的东西。(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97章

下一篇   第99章